每刻想看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每刻想看小说 > 雁露阵 > 第六章 1 你到底是不是个凡人

第六章 1 你到底是不是个凡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晚幽刚一回来被锦钰关了禁闭,说是和青楼的男女一起出门还很晚归来,招花惹草,有失德行。
  晚幽因白日受了惊,白一便带着她在街上逛了许久,待午时返回时,她便是累得一头倒在白一的马车上睡着了。
  白一本来是想叫醒她的,怎奈何她睡得实在太死了,怎么叫都叫不醒,最后白一只好跑了趟玲珑堂,将晚幽托给了玲珑堂的胡蝶。
  胡蝶接了晚幽,便是立刻派小侍女去百草屋报信,说与小晚公子已数日未见,甚是想念,便斗胆留下小晚公子来这里喝喝茶,唠唠家常。
  怎奈当时锦钰并未在百草屋,这信算是没报成。
  晚幽走后胡蝶在玲珑堂等了许久,等来的却只有“小晚公子被罚了紧闭”这几个字。
  胡蝶本以为这件事已经办妥了,不会出什么纰漏,结果呢……哎,胡蝶想了许久都没有想通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因此当她接到消息时,便立刻抛下了正在与自己喝花酒的公子哥,直奔百草屋。
  但其实关于关禁闭这回事,小晚公子此时已然淡然了。
  百草屋的三楼药库旁,晚幽正在为西川历史考试做着准备。别看晚幽落了一年的课,她的记忆力却是出奇的好,这半天的功夫,泰半的书就已经记得差不多了,过目不忘这个词安在晚幽头上是一点也不夸张。
  按晚幽的年龄来讲,这大抵是她需要参加的最后一次考试了。晚幽虽然是不以为意,但是锦钰却是对这场考试非常重视,说是什么最后了,不要留遗憾……具体的晚幽也没听进去,就是按照锦钰的性子,若是她这次考不过,恐怕就命不久矣了……晚幽一想到这里就浑身冒冷汗,只得乖乖复习……
  胡蝶坐在一旁骂锦钰:“……若是这锦钰不想让小晚你在我这歇息,他大可以将你领回去,为何要关你禁闭,又在你头上安一个德行有失,招花惹草的罪名?”胡蝶越说越觉得生气:
  “你让锦钰来跟我说说明白,小晚你到底是招的什么花?惹的什么草?”
  若是往常,晚幽早附和上胡蝶了,今次她却欲言又止了好半晌:“你不要责骂锦钰,锦钰他吧,他其实那么喜欢关我禁闭,不过就是……”她鼓起勇气:“受百草屋管事叠桑之约常过来走走罢了。”
  胡蝶道:“哈?”
  晚幽支支吾吾半天:“我从前其实很想不通为什么好多次锦钰那么爱关我禁闭。”
  胡蝶道:“不是因为锦钰她平日没时间看着你,将你关在这里也方便管事叠桑看着你么?”
  晚幽看了她一眼,压低声音:“其实每次我被关过来,锦钰日日都会来看我,有时候能从清晨坐到午后,更有时候,他还要在这里过上一夜。他其实早就想走了,奈何叠桑偏要留。”
  她默了一默,待胡蝶目瞪口呆,惊得说不出话时,晚幽又继续开口道:
  “胡蝶你想想,这里离皇宫那么远,他若不是受人之约肯定会将我直接关在宫里,那样不是会更方便么……叠桑他这人其实才是最希望关我紧闭的那个,目的就是为了牵住锦钰叫他多来看看自己。”
  胡蝶没有什么意见,合上嘴巴沉默了。
  此时楼下传来脚步声,竹楼不大隔声,两人齐齐屏住了呼吸,就听见的声音飘飘而来:
  “叠桑,我晓得你对管教孩子这事一直比我严厉,可我打听过了,小晚她今日也没犯什么大事,再加上她刚才一直听话的好好复习,实在不行我上去教训她一顿,就将她放了吧。”
  此时楼下传来脚步声,竹楼不大隔声,两人齐齐屏住了呼吸,就听见的声音飘飘而来:“叠桑,我晓得你对管教孩子这事一直比我严厉,可我打听过了,小晚她今日也没犯什么大事,再加上她刚才一直听话的好好复习,实在不行我上去教训她一顿,就将她放了吧。”
  这声音是锦钰的,明显是在帮晚幽说好话。晚幽看了看胡蝶,二人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果然接着就响起了叠桑的声音:“其实我认为,小晚那里……不必太急。”又道:“今日风好,你陪我在此坐会儿?”
  锦钰道:“我宫里头还有些事,要么我给你沏壶茶来,你饮着茶自个儿坐坐?”
  叠桑停了一停:“我方才看了几本有关道教的书籍,上面有许多道教的知识我还不是很明白,就等着你为我开解一二。”
  锦钰的毛病是好为人师,一听叠桑有求教他之处,又是他钻研的道教,于是一颗传道授业之心怦然而动,十分欢欣地从了这个安排。
  两人一路说着话远去。
  胡蝶叹气:“什么对道教不甚了解,这叠桑当年为了和锦钰有共同语言,把道教的知识都学了个遍,甚至比锦钰这个道士更像道士,不理解什么道教知识,这明显就是篇胡……”
  这“胡”字还没出口,胡蝶就突然愣住了,随即突然回过神来,大叫道:“天哪天哪!”
  晚幽:“胡蝶你怎么了?”
  胡蝶:“天哪天哪!”
  晚幽给胡蝶递了杯水让她压压惊。
  “叠桑他是不是还不晓得道士不能谈恋爱?”胡蝶平了平气息,道。
  晚幽像是才反应过来似的,大惊道:“天哪天哪!”
  胡蝶把刚刚的那杯水还给了晚幽。
  晚幽喝了两口水,勉强扶着桌子站稳道:“那叠桑他该怎么办啊!”
  胡蝶和晚幽凝重地对视了很久。
  锦钰本来的意思是要将晚幽关个三四日就放出来,没成想他受到叠桑一番挑唆,就改了主意,准备将晚幽先关上十日。
  晚幽在百草屋静心备考,偶尔还和胡蝶相对而坐,俩人说说小话,连连情谊,时不时还会同情同情那有情无缘的叠桑和那天天被叠桑缠着不知所措的锦钰。这日子也并不难熬,转眼七八天就过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