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刻想看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每刻想看小说 > 青春狂少 > 1274 吴王剑,活了

1274 吴王剑,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席汉之前离得太远,并未看清陈冬和韩元具体的打斗细节,自然也不知道“怒焰噬雷”的完全版是什么样子。
  
      就算知道,他也会过来的,因为他有足够的自信干掉陈冬!
  
      见到战斗结束,席汉立刻冲了过来,看到死的人是韩元,倒也并不意外,反而笑呵呵说:“余统领,本事不错,拿着超神级武器,也能干掉韩元,真是让我意外……”
  
      说到这里,席汉的神色一冷:“再试试我这招吧!”
  
      接着,席汉迅速祭出自己的残阳笛,一方面催动攻击类武技,一方面催动力量类武技。
  
      一把天道级武器,外加两门天道级武技,就是席汉赖以自傲的本钱!
  
      “呼呼呼——”
  
      缭绕着熊熊火焰的残阳笛迅速朝着地面急坠而来,目标当然就是陈冬!
  
      韩元和席汉相继到来,陈冬也来不及思考这其中的关联,但能断定他俩不是一伙的,否则席汉不会眼睁睁看着韩元被杀。
  
      再说,《铜墙铁壁》就一本,两人如果是一伙的,怎么分?
  
      陈冬不得已又祭出巨斧,再次融合体内的两股内力,同时调动火之能量和雷之能量,直接将《极火惊雷》第六式的完全版“怒焰噬雷”使了出来。
  
      熊熊的紫色火焰和惊人的蓝色雷电缭绕在一起,疯狂地朝着空中席卷而去。
  
      “嗯?!”看到这幕,席汉当然也很诧异,他知道陈冬修炼得是比较鸡肋的双能量武技,一般来说这种武技施展出来,火的能量会强一些,雷的能量会弱一些,毕竟他们都是火门弟子,体内都有火之能量。
  
      但是现在看来,雷的能量并不算弱,两者交杂在一起,看着势均力敌。
  
      怎么回事,难道这小子除了拥有火之能量,还有雷之能量?
  
      不可能啊,从来没听说过一个人还能拥有两种能量!
  
      “轰轰轰轰轰——”
  
      剧烈的爆炸声再次响彻在夜空中,疯狂的战斗余波朝着四周扩散,只是这次换成了陈冬vs席汉。
  
      二人之前在统领杯上斗过一次,陈冬差点惨败,得亏最后关头祭出了天枢剑。
  
      现在天枢剑也没了,这柄巨斧试使着也不顺手,别提多难受了!
  
      韩元那里倒是有一支天道级的长枪,可是被他收进储物戒指里了,陈冬要想拿到,先得滴血认主,接着搜寻一番——席汉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时间!
  
      无奈之下,陈冬只能硬扛。
  
      融合两股内力,能够弥补天道级武器的缺失;“怒焰噬雷”的终极版,也能勉强抗衡力量类的天道级武技。
  
      理论上来说,二人打个不相上下完全不是问题。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柄巨斧用着实在太不顺手,刀剑还有相通之处,领悟起来没那么难,“斧子”这种武器却是没有一点研究,强行将《极火惊雷》套上去已经不易,想要完全发挥出“怒焰噬雷”的威力,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所以巨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残阳笛吞噬着。
  
      陈冬一看,立刻单手一挥,毫不犹豫地往口中塞了几颗天道级丹药。
  
      结果这一幕被席汉看到了。
  
      “该死,还得陪你浪费几颗天道级丹药!”席汉一咬牙,也往口中塞了几颗天道级丹药。
  
      这样一来,陈冬还是占着下风。
  
      再这样下去,非死不可!
  
      “哈哈哈,余统领,我是真没想到你的秘术这么强,级别比我低、武器比我差、武技比我少,竟然还能打到这个地步!我是真佩服你……可惜啊可惜,你就要葬身在这山野之中了!”席汉疯狂地大笑着,继续催动自己的残阳笛。
  
      对于陈冬来说,当然不可能跟席汉这么拼。
  
      该跑的时候当然要跑!
  
      就不信了,难道席汉也有困人的法器?
  
      陈冬收回巨斧,身形“飕”的一声就往天边窜去。
  
      “别跑!”席汉怒火中烧,立刻操纵残阳笛追上去。
  
      起初,席汉以为自己杀死陈冬会很容易,根本没有想过他还有余力逃走。
  
      二人都是大统领,一旦被人发现,就不好动手了。
  
      陈冬也是打着这个主意,他疯狂地朝玄火城的方向窜去。
  
      不过就在这时,空中突然窜出一道人影,狠狠一脚朝着陈冬扫了过来。
  
      陈冬猝不及防,愣是被这一脚踢得倒飞出数百米。
  
      “席汉,继续,有我帮你拦着这小子!”火烈国王罗战立在空中,沉沉说道。
  
      原来,他终究放心不下席汉,所以跟了过来。
  
      以他的实力,和席汉一起动手,早把陈冬秒得渣都不剩了,但他想让席汉亲自动手,好报之前统领杯上的仇。
  
      席汉正紧追不舍,看到这幕当即哈哈大笑,立刻操纵残阳笛朝着陈冬冲去。
  
      看到罗战也在,陈冬的脑子不禁“嗡”一声响,知道自己今晚是必死无疑了,但是不到最后一刻,他又不想放弃,只能再次祭出巨斧,催动怒焰噬雷,“轰轰轰轰轰”的和席汉斗在一起。
  
      但是可想而知,刚才不是对手,现在也不是对手,巨斧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吞噬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