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刻想看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每刻想看小说 > 渣男必须死 > 第20章 温情之夜

第20章 温情之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啊你说什么”女人在黑暗里惊讶地问道,松开了我的手。
  
      我这才发现,原来她一直在握着我的手。
  
      她的手很软很温暖,一离开,让我有点怅然若失。
  
      当然,我是不可能对女人产生什么情愫的,只是,这么多年来,我压根就没有过一个女性朋友,也没有跟女孩子牵过手。
  
      所以,这种感觉让我新奇又隐隐期待。
  
      女人窸窸窣窣地扶着墙摸了半天,打开了灯。
  
      灯光亮起,我眯起眼,等到眼睛适应了光,才又慢慢睁大,于是,我终于看清了这个见义勇为的女侠的真面目。
  
      据说夜煌的姑娘们都是沈七亲自从整个江城娱乐场所里挑出来的人尖子,包括我也是。
  
      可是,眼前的这位,她的容颜能让最拔尖的姑娘都自惭形愧。
  
      偏偏这样一个女人,她竟然只是个送酒的。
  
      “你叫什么名字”我一脸惊艳地问她。
  
      “我叫郁长欢。”她轻轻柔柔地说道。
  
      连声音都是这么清亮悦耳。
  
      这样一个美好的女人,怎么会甘心做一个酒水员呢我不禁感到好奇。
  
      但是,初次见面,我也不好贸然打听。
  
      “你呢,你叫什么名字”郁长欢看着我,笑吟吟地问道。
  
      “我叫甜甜。”我说道。
  
      “全名呢”她又问道。
  
      我愣了一下,很少有人问我这个问题。
  
      “潘晓甜”我愣愣地说道,有一种她并没有看不起我,也不排斥我的奇怪感觉。
  
      “潘晓甜呀,还挺好听的。”她笑着重复了一遍,“那你是做什么岗位的”
  
      我在她清澈的目光中红了脸,原来她还没明白我是干什么的。
  
      “我是,陪酒的。”我说道,心里忽然很忐忑。
  
      我很怕她会给我一个鄙夷的眼神,然后转身离去。
  
      她果然很震惊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轻声问道,“那你,挺不容易的吧”
  
      我看着她,觉得心底深处有一个坚硬的壳正在慢慢剥落。
  
      原来这世上真有这么一种人,她可以美也可以普通,她不张扬,不媚俗,不善言词,但她就像三月的小雨,细细柔柔,润物无声,让你干枯的心灵舒展如春天的枝叶,让你流血的伤口得到愈合。
  
      而郁长欢,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
  
      后来,我和她成了最好的朋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相扶相携,共同陪伴彼此走过了人生中最艰难的岁月。
  
      后来,我每每忆起当日和她相遇的情景,都毫不怀疑地坚信,她就是上苍赐给我最好的礼物
  
      认识长欢没多久,高原也重新出现了,他来找我,已经没有了之间的要死要活。
  
      他点了我的台,我不得不去,我们俩坐在沙发上,左一杯右一杯的喝酒。
  
      “潘晓甜,我这么长时间没来找你,可不是说我放弃了。”高原晃着酒杯说道,“我想好了,我不会再强求你离开,也不会再强求你非要跟我怎么着,咱俩都把过去的事抛开,就像刚认识的朋友一样处着,随意的,顺其自然的,你说好不好”
  
      我惊讶地看着他,不明白他怎么突然间转性子了,那么,他这样的提议,我是该同意,还是该拒绝呢
  
      “你也不用忙着给我答复。”高原说道,“反正我打定主意,我这一辈子就耗在你身上了,我有的是时间等你的答复,所以你慢慢想。”
  
      “那行,我想好了告诉你。”他突然这么爽利,我也不好意思拖泥带水了,只好暂时应下。
  
      “好,谢谢你”高原说道,“在你没想好之前,你能不能答应我,陪我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我犹疑道。
  
      “去了你就知道了。”高原说道,“走吧,全当我带你础台了。”
  
      “既然你这么说,那钱可不能少。”我笑着说道,忽然觉得很轻松。
  
      高原也笑了,果然按着础台的程序把我带出了会所。
  
      他开着车,我坐在副驾位,一路出了市区。
  
      金秋十月的夜晚,气温适宜,月桂飘香,两边车窗全开着,风吹进来,撩起我的长发肆意飞舞,我的心像旗帜一样迎风招展,说不出的舒畅。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挺爽的”高原大声问我,把车载音响开的震耳欲聋。
  
      我点点头,跟着节奏微微摇晃着身子。
  
      “你那样不行。”高原大声说道,“要像我这样才爽。”
  
      他随即就跟着节奏开始疯狂地摇摆起来,吓得我惊声尖叫,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冲进路边的水渠里。
  
      高原看着我害怕的样子,咧开嘴哈哈大笑,那种放肆和张扬,是我从没见过的率性。
  
      我忽然觉得他像变了个人似的。
  
      闹腾了一阵子,他终于累了,关了舞曲,换上舒缓的钢琴曲。
  
      丁丁咚咚的琴声里,我们都沉静下来。他专注开车,我认真发呆,没过多久,我似乎感觉到有潮湿的空气飘了进来,然后车停下,我便看到了夜色下静静流淌的江水。
  
      搬到江城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来江边,天天听人说起的江,原来这么宽阔这么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