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刻想看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每刻想看小说 > 抢来的新娘 > 第二百五十一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

第二百五十一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过年免不了要走亲戚,宁青青不想带裴泽析去。紫you阁

    毕竟两人离了婚,一起出去只会丢人现眼。

    她留在爷爷奶奶的房子里,耐着性子和裴泽析大眼瞪小眼。

    闲来无事,宁青青翻出老照片坐在沙发上慢慢的看。

    “这是你几岁的时候?”裴泽析凑近她,指着一张颜色已经发昏发暗的照片问。

    照片中的宁青青扎着两个羊角辫,正咧开嘴大笑,一眼就看到她缺了两颗大门牙。

    “不记得了。”她把照片从相册里取出来,翻过来看一眼,后面有刚劲有力的字迹写着“青青,六岁四个月”。

    裴泽析也看到了照片背面的字,笑着拿过照片,赞道:“你小时候真可爱!”

    “你小时候也很可爱!”宁青青不冷不热的说:“特别是穿裙子的时候,不知道的还会以为是女孩儿。”

    “嘿!”裴泽析干笑了一声,寻思着回去就把那些影响形象的照片毁掉。

    在生裴芷依之前,莫静宜给两个儿子买衣服的时候看到漂亮的裙子也会顺道买下来。

    女儿还没生,便哄着两个儿子穿上,留下不少照片做纪念。

    宁青青翻着相册,又说:“小枫小楠穿裙子一定很漂亮。”

    也许她该在孩子小的时候让他们试试女装,不然长大以后,就没那个机会了。

    裴泽析不赞同的摇头:“别让他们穿,会对孩子的心理产生不良影响。”

    “哦,原来是这样!”宁青青转头盯着裴泽析,片刻,恍然大悟:“难怪你这么变态,是这个原因啊!”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裴泽析哭笑不得,摸了摸鼻子,尴尬的问:“我哪里变态了?”

    “别不承认,你就是变态,大变态!”

    那些令人难以启齿的事情估计也就他做得出来,走在外面还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关起门来,就彻头彻尾的是流氓,而且是忒不要脸的臭流氓。

    “呵呵,好吧,我承认,我是变态,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面对你的时候才会变态,也许是受外界因素的影响吧,想不变态都难。”

    对她的爱便是催化他变态的全部因素,看她吹胡子瞪眼就特别的开心。

    他不否认,确实变态了点,才有这样奇怪的嗜好。

    把照片悄悄放进大衣口袋,裴泽析认真的盯着宁青青手中的相册,把那些照片都仔仔细细的看过去了,嘴角一直挂着浅笑。

    宁青青的身子不方便,裴泽析也不能胡作非为,这几天也相安无事。

    只是晚上他会有找不尽的借口赖到她的床上,只是睡觉而已。宁青青忍了,没发飙。

    ……

    初四的早上裴泽析终于回去了,离开前说初八如果他有空就来过来接人,如果没空就派司机过来。

    像送瘟神似的把裴泽析送走,宁青青只差没敲锣打鼓了。

    车一开走,她就忙活着烧了个火盆。

    宁青青一连跨了十几趟,出了满身的大汗才算完。

    裴泽析走了,宁青青没再住酒店,去姑姑家和小堂妹挤一张床。

    小堂妹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对情爱好奇得紧,追着宁青青问她和裴泽析是怎么认识怎么恋爱的。

    “小孩子,别管大人的事,还有几个月就高考了,心思都给我放学习上!”宁青青被问得语塞,只能一脸严肃的训人。

    就算借她十张脸,也还是不好意思说她和裴泽析根本的过程。

    回忆往事,宁青青倍感惆怅。

    以前她从来没想过是因为裴芷依想拆散她和聂靖远。才把醉酒的她送上裴泽析的床。

    如果那一晚她没有怀孕,也许现在就不是这样难以收拾的局面。

    或许……她会在适当的年纪,找一个胸怀宽广的男人,而那个男人,断然不会是聂靖远。

    宁青青想着自己的心事,堂妹于静也安静的不打扰她。

    两人沉默了良久,堂妹突然推了推她:“青青姐,我告诉你一件事,你不要告诉我爸妈。”

    “嗯,你说吧,什么事?”

    宁青青转头看着她,这一看才发现,记忆中的小丫头已经出落成了小美女,假以时日,定会更加的美艳动人。

    宁青青和于静的关系非常好,虽然近七八年接触少了,但宁青青初中高中那几年。每逢回老家,只有几岁的于静就是她的小跟班,青青姐长青青姐短的不停喊她。

    于静再次强调:“你一定不能告诉我爸我妈哦!”

    “放心吧,我不会说的,如果你信不过我,就别说了。”

    看于静那欲言又止的模样,宁青青已经猜出了七八分,十七八岁的年纪,真是美好!

    “我相信你。”

    想说的话还未说,于静的脸就已经红了个透彻,附在宁青青的耳边,压低了声音:“我喜欢我们班一个同学,他也喜欢我,我们约好高考之后就在一起。”

    “哦,原来是这样啊!”宁青青笑了起来:“高考之后可以在一起,但现在不能耽误了学习。”

    于静捂着红得像苹果似的脸,羞涩的点点头:“嗯。我们知道。”

    看着堂妹,宁青青在心中轻叹,纯真美好的年纪已经离她远去了,就连纯真美好的感情也同样不复存在。

    时至今日,只留下了伤痛和悔恨。

    她从来不想恨聂靖远,可是,却又不得不恨他。

    聂靖远,真的太过分了!

    ……

    “青青姐,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是你追姐夫,还是姐夫追你?”

    话题转到宁青青的身上,于静兴致勃勃的问。

    宁青青的嘴角扬起苦涩的笑:“我没追他,他也没追我。”

    两个本不该来到的孩子,把她和他绑到了一起。

    “那是你们两个互相喜欢咯。”于静又问。

    “不告诉你!”

    不可说,说不得,宁青青只能神神秘秘的卖关子。

    别说于静,就连李晓兰和宁建国也不知道宁青青和裴泽析之间的具体情况。

    他们只以为是宁青青去参加同学的生日聚会,喝醉酒和同学的哥哥稀里糊涂的睡到了一起。

    有这一层的认知,他们也一向不太看好裴泽析,但碍于颜面,只能把宁青青嫁过去。

    把宁青青嫁进裴家,李晓兰和宁建国就说过,不要裴家的钱,只希望裴家人能对宁青青和孩子好。

    在当裴泽析妻子的那几年,宁青青也确实过得还算不错,衣食无忧,做饭洗衣服有保姆,出门有司机,衣服鞋子提包随便买,物质上确实从来没亏过。

    但终究,那不是她想要的。

    “青青姐,你告诉我嘛,告诉我嘛!”

    于静使劲的摇晃宁青青,宁青青根本不吃她这套,嘴硬得很。

    “哼,不说就算了,我不理你了!”

    套不出话,满足不了好奇心,于静只能使出小孩子的杀手锏,翻身背对宁青青,鼓着腮帮子生闷气。

    “你啊你,十八岁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真是的!”宁青青失笑,也翻过身,与她背对背:“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嗯!”于静起身关了床头灯,缩进被子里,还不悦的“哼”了一声。

    宁青青刚闭上眼睛,手机就在提包里响。

    她心头一紧,下床穿鞋,摸黑到书桌前,从提包里把手机掏了出来。

    看到是裴泽析的电话,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

    “喂,干什么?”她坐在椅子上,扯了大衣披在上身。

    她不敢上床去接,怕裴泽析在电话里说浑话被堂妹给听到,只能忍受严寒。

    “睡了没有?”他低沉的嗓音隐隐约约透出疲惫,还带着一些沙哑。

    “正准备睡。”

    宁青青打了个呵欠,以显示她睡意阑珊,无心和他多聊。

    而且房间里没开空调,只穿保暖内衣坐椅子上好冷,才一会儿的功夫,手就像冰一般,触到脸颊,刺骨的凉。

    “哦,我没打扰你吧?”

    也知道她不想和他聊,裴泽析却也舍不得挂电话,就算只说无关紧要的话,多听听她的声音也好。

    “当然打扰了,如果你不打电话来,我已经睡着了。”她就没给他好脸色的时候,现在更是不例外。

    “哦哦,那好吧,我不打扰你!”裴泽析总算是识趣了一次。

    “嗯!”

    连“再见,晚安”这些客套话也不想说,直接挂断电话。

    宁青青记得关了手机才上床,并告诫自己,以后晚上睡觉前一定要关手机,免得又接到裴泽析的午夜凶铃,还有那让人窒息的彩信影响睡眠。

    “青青姐,我发现你和姐夫说话好凶哟!”

    宁青青摸到床边,就听堂妹说她的不是。

    “他自找的,大半夜的打电话,讨人厌!”宁青青火速钻进被子,直往堂妹身边靠。

    于静喜滋滋的说:“我觉得晚上睡觉的时候打电话挺好,听他在耳边说话,感觉他就在身边似的。”

    宁青青撇撇嘴,没开口,缓缓闭上眼睛。

    其实闭上眼睛的时候,确实有他就在身边的错觉,就连梦中,也满是他的笑脸。

    听不到宁青青声音的时候,裴泽析就只能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的照片,聊慰相思。

    干净清爽的笑容可以给疲惫的他注入活力。

    ……

    短短几天不见,就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裴泽析已经迫不及待要去她的身边,只是手边的工作还需要他处理。

    邮箱里有来自cherrie的邮件,裴泽析并不急着点开看,把玩着手中的笔,若有所思。

    他摸出钱包,打开就能看到宁青青的笑脸。

    宁青青六岁大的时候就已经很漂亮。那缺了的两颗门牙别具喜感。

    让他看一次就笑一次,再阴郁的心情也能放晴。

    不知不觉夜已深,他看着照片,随手关掉了电脑屏幕,头一仰,靠在座椅上,躺舒服了,看着照片目不转睛。

    初五之后宁青青的大爸二爸回了家,爷爷奶奶留下的老房子就只剩他们一家三口。

    老家的亲戚也串得差不多了,宁青青就和爸妈出去逛街。

    初八中午,裴泽析踩着饭点儿不请自来。

    吃过午饭,宁青青把爷爷奶奶的房子收拾了一遍,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时间过得真快,再过几天学校就要开学了,不知道小枫小楠他们能不能在学校开学前回来。

    想见孩子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不希望他们耽误了学业,小学阶段正是养成良好学习习惯的最佳时机。如果心玩野了,就不容易收得回来。

    把爸妈送回家,单独和裴泽析相处的时候,宁青青才急急的问孩子的情况。

    裴泽析只说孩子很好,什么时候回来他却一概不知。

    气得宁青青跳脚,他这个当爸爸的,也忒不靠谱了!

    把宁青青送到小区门口,裴泽析并没有跟着上去,而是直接开车离开。

    “讨厌鬼!”宁青青冲着他的车影吐了吐舌头,暗自庆幸他没留下来继续烦她。

    上楼回家,才几天时间,她和孩子的家就开始陌生了。

    因为孩子不在,她的心也不在这里,飞到了大洋彼岸,陪着孩子。

    ……

    宁青青给姑姑打了电话报平安,然后开始打扫房间,埋着头忙里忙外。扫地拖地,再一抬头,才发现天已经开始黑了。

    她擦擦额上的汗,坐下休息,才把一杯水喝完,门铃就响了,趴在猫眼上一看,外面站的人正是裴泽析。

    裴泽析明明知道这房子的开锁密码,可出于礼貌,他还是选择了按门铃。

    “你来干什么?”宁青青踌躇片刻打开门,紧张的盯着他,没好气的问。

    “邀请你吃晚饭,赏个脸行吗?”

    裴泽析彬彬有礼的伸出手,笑容和煦的看着她。

    他的脸她才不赏。

    宁青青想也不想的拒绝:“谢了,我不想吃饭!”

    “走吧,我已经订好了位置,贺粲辉和他的妻子也会去。你不是一直说想认识他妻子吗,今天正是时候,不然再过两天,他们就回美国了!”

    裴泽析自知自己在宁青青的面前没了信用,只能把贺粲辉搬出来,还好他未雨绸缪,不然请她吃饭也会是个难题。

    狐疑的看着裴泽析,宁青青满含戒备的问:“你可别骗我。”

    “唉……这次真的没骗你,他们要走,我就说吃个饭给他们践行,如果不信你就给贺粲辉打个电话问问,如果我说了半句谎话,就让我……出门被车撞死!”

    迫于无奈,裴泽析连毒誓也发了出来,如果宁青青还是不信他,那他真是该买块豆腐去撞死。

    宁青青也确实不信他的话,回屋去拿手机,给贺粲辉打过去。

    再三确认之后才对裴泽析说:“我去吃饭可以,但你不许对我动手动脚,还有,你要清楚,我去吃饭不是看你的面子,是看贺粲辉的面子,毕竟他过去帮了我不少。”

    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如果贺粲辉没伸出援手,也许她已经崩溃了,得人恩惠常记心中,她永远也不会忘三年前的种种。

    “我发誓,绝对不碰你!”

    即便是裴泽析发了誓,宁青青还是不相信他,让他说地址,她自己打车去。

    裴泽析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信用危机,他到这一刻才意识到,自己过去的行为。已经深深的伤害了他和宁青青之间的感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