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刻想看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每刻想看小说 > 大唐地主婆 > 第169章 改变之下的真面目

第169章 改变之下的真面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穆家分了家,田家人代替穆辰分的家,这一次两个亲家,和和气气的,穆长远分家也算公平,田家人本是极厚道的人家,自然不会说什么用不着的,矛盾也就算拉到了。
  
      田氏得到了消息,乐得够戗,觉得穆长远夫妻是改变了。
  
      田氏立刻就想托人给他们带银子,还是被穆琳阻止了:“您这样做事不行,升米恩斗米仇,人的本性是难改的,你就料定他们是转变了性格?没准是感情攻略呢,五亩地值几个钱?也就四十两,您要能给他二十两,随后就是二百两,加上吃喝穿戴,您好歹就得添他们千八百两,分给了哥哥五亩地,就是收回了以前的话,哥哥也得赡养他们。
  
      等他们提出一家付多少赡养费的时候,您照他们定的数儿给他们赡养费就行了,不用额外的多给,引起他们的贪心,就会不知足的。
  
      等他们很老的时候,没有能力捣乱的时候,周氏控制他们也不起作的时候,没有人要她们的时候,你就接过来养着,吃亏只能吃在俩老的身上。
  
      可不能让周氏算计着指使俩老的再讹您的钱,有多少钱也不够周氏的大坑填,一文也不能便宜周氏,就是看父亲是俩老的生的,不然伺候他们一天也是大冤种。
  
      他们害的咱们还不够惨吗,不要一个劲儿的充当烂好人,对人总得要分什么好赖吧,对坑害过自己的人没必要实心实意的去对待。
  
      想想他们要饿死你的时候,饿死了你,妹妹就是他们随便卖的小菜儿了,这个您还不懂吗,人不能糊里糊涂的活一辈子,对待恩人应该怎么样,对待仇人应该怎么样?
  
      v得有个尺度,不能一味的善心,狗改不了吃屎,这个道理才是警醒人的,就是他们真的悔过自新了,我们也没必要对他们好的过分。
  
      这样做,是助纣为虐,一辈子做尽了坏事,还是照样得好,干脆都干缺德事吧,就没有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天理循环了!”穆琳这样劝田氏,就是想避免她以后有大麻烦,樊氏不是个省油的灯,一旦穆功有一点儿前途,她就会大偏特偏,痴心妄想荣华富贵,扶植穆功的心不会改变。
  
      田氏现在给他们打下有钱都是他们的印象,穆功需要的钱多了,田氏是供不起的,田氏的只是小菜一碟,穆辰和她才是穆长远夫妻和周氏与穆功,穆玉这些人真正惦记的,他们会算计得狠,费尽心思的盯着她们的进项。
  
      只有穆功飞黄腾达,才是穆长远夫妻的真正荣光,穆功是他们光耀穆家门楣的重要人物,穆家只有这个读书人,这俩老的能放弃吗?
  
      就是现在一时被周氏抛弃虐待,他们也是最会分析利害得失的,他们跟穆功的感情是真的,跟穆辰他们真的是没有感情的亲属。
  
      怎么能会向着田氏母子呢,田氏就是自作多情,大概穆长远夫妻是她丈夫的父母,她和丈夫的感情深,对他的父母好就觉得对得起丈夫。
  
      穆琳能猜出田氏的内心活动,基本上差不多,田氏就是那样的想法儿,从来就是逆来顺受,连卖穆琳她都觉得她丈夫的父母不会坑她和丈夫的孩子,还不是坑吗?给快死的人冲喜不是坑一个小女孩儿吗,她就不想想,人死了她的女儿怎么办?她们为什么要拿她的女儿给人去冲喜,没有利益她们能干这样的事吗,怎么不拿周氏的女儿去冲喜?
  
      用来冲喜的小姑娘不都是花钱买的吗?谁家把自己的女儿送人冲喜?这其中的猫腻她就不懂吗?你对丈夫有感情,听他父母的话,你身上掉的肉,还没有丈夫的父母亲吗?
  
      人活一世糊涂到这种程度,真是白活了,穆琳对田氏这个人真是觉得无语,若不是穆辰对她那么好,真心实意的护着她,他都懒得搭理田氏这样糊涂的人,给她讲了多少道理,她一直活在糊涂里,干的全是傻事,跟她说话穆琳都嫌费劲。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田氏还是没有给穆长远捎钱,地分给了穆辰,穆长远夫妻就是想和田氏母子和好,等着田氏那个见不得一点儿好的傻货给他们送钱。
  
      可是等来等去的,没有收到田氏的一文钱,让他们大失所望……
  
      穆腾夫妻还是住自己的房子,因为分了家,就是个过个的,李氏才不会像田氏一样伺候他们吃喝。
  
      古人不分多大岁数,只要有了儿媳妇,婆婆就不会做饭,田氏伺候他们惯惯的,享乐多年。
  
      李氏不伺候他们也是占理的,几股分家后,老的都是跟着长房过,其他家给点儿赡养费。
  
      樊氏也没有理由找李氏的麻烦,可是他们不能跟穆功去住,才被周氏虐待回来,他们是真的不想去了。
  
      自己做饭吃,樊氏觉得面上无光,她当了多年的婆婆,享受了二十多年,让她重当锅台转儿,她是接受不了。
  
      樊氏郁闷,穆长远来气,就提出要赡养费穆功的地他种着,就顶赡养费,只有跟田氏和三房要赡养费,一年每家要二十两银子。
  
      李氏当然不干,穆功的五亩地穆长远种着,一年出多少钱李氏会算,穆功的五亩地租出去一年的地租才三两银子,跟她要二十两,她宁可不要地,把地给穆长远种,穆长远一下子被叫住,他一个人种十亩地,他现在已经不是年轻人了,他干不了啊!
  
      樊氏就出了一个主意,说穆功一年除了地租,还给她十五两银子,加一起就是二十两,让李氏出十两,就说是二十两,李氏得给她把一天两顿饭做了,就顶十两银子。
  
      田氏离得远,不能照顾她,就得拿二十两,叫李氏不要说破。
  
      李氏可不是傻子,穆功有钱给她?谁会信呢?樊氏说是穆玉有了大富贵,穆功手里有了大钱。
  
      李氏冷笑道:“大哥读书二十年,大嫂也没有下过地,她们一家是白吃白喝那多年,都是二哥二嫂我们几个养了她们一家,现在他们飞黄腾达了,应该到了他们回报我们的时候,不回报我们也就罢了,以前是我们养老人,以后是不是该他们养了?父母也应该跟长房过,不能再让我们出赡养费,父母为什么不去享福呢?
  
      大嫂有了大钱,应该使奴唤婢的,父母就去等人伺候多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