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刻想看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每刻想看小说 > 阿玖 > 第 21 章

第 2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裴三爷和裴二爷面目是很有几分相像的,一看就知道是亲兄弟。阿玖瞅着裴三爷嘻嘻笑,却不肯开口叫人。三叔,您和我爹虽然长的像,可到底只是叔叔,不是爹呀。
  
  裴三爷作出伤心的模样,“阿玖不喜欢三爹,三爹哭了!”一手抱着阿玖,一手装作要擦眼泪。阿玖见状大为感动,三叔您这个样子,都是因为太喜欢我、太器重我了啊。
  
  阿玖伸出小胳膊,抱住裴三爷的脖子,“租租……”亲热的嘻笑着,在他脸颊上亲了亲。
  
  叫爹不行,亲亲还是可以的。
  
  裴三爷被小阿玖抱着脖子亲吻,高兴的发晕,“阿玖喜欢三爹,对不对?乖囡囡!”
  
  裴三爷正高兴着,觉着有人在拉他的衣角,力气还挺大。低头一看,他最小的儿子裴琳正使劲扯着他的衣角,想往他身上攀,见他低下头,仰起小脸冲他讨好的笑,“爹爹!”
  
  “乖儿子!”裴三爷一只手抱稳阿玖,弯腰用另一只手把裴琳也抱起来,笑的合不拢嘴,“琳儿记性真好,爹走的时候你才一岁大,大半年没见,琳儿也没忘了爹!”
  
  其实裴琳哪可能记性这么好,不过徐氏早就告诉他,“琳儿,你爹爹明后日便到家了。”裴珩、裴璟又雀跃着叫爹,裴琳当然跟着凑热闹。
  
  裴三爷怀里抱着两个小的,身边跟着七个大的,说说笑笑往里走。等见到方夫人、徐氏等人,大家行礼厮见,互道契阔,好一番折腾。
  
  方夫人把小儿子上上下下打量过,满脸心疼,“瘦了,瘦多了。”裴三爷自得的笑,“娘,我本就生的玉树临风潇洒倜傥,这略一瘦,可就更好看啦!”方夫人忍俊不禁,“这没羞孩子,哪有这般自个儿夸奖自个儿的。”
  
  徐氏听了裴三爷这自卖自夸的话,掩口轻笑。她今天是仔细装扮过的,一身浅浅的湖水蓝衫裙,明媚又雅致,裴三爷偷偷瞅了她一眼,正好看见她如花笑颜,不由看呆了。
  
  娘子她……也会笑的这般欢快?
  
  裴三爷心突突直跳,忽然觉得口干。
  
  “那个,临江侯府的大表哥来了,在府衙呢。大表哥是来寻人的,正和爹说着详情。”裴三爷期期艾艾的告诉徐氏。
  
  “知道了,有劳三爷。”徐氏脸色冷淡下来。
  
  裴三爷心中惴惴不安,我哪句话说错了么?想了又想,不得要领。
  
  裴太守回来的时候,身边只有裴二爷陪着,并没其他人。裴三爷迎上前,奇道:“爹,大表哥呢?”娘子的表哥来了,便是不在家里住下,也要进来相见叙话吧。
  
  “才有了要紧的信儿,他出城寻人去了。”裴太守没理他,裴二爷微笑说道。
  
  “这样啊。”裴三爷恍然大悟。
  
  裴太守在太师椅上坐下,把裴三爷叫到跟前,把卖地买房的事告诉给他,“三郎,爹本想着你不爱读书,往后也没个功名,实在不行便让你回家种地去。如今看来,是不行喽。”裴太守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合着在您眼里,我就是一事无成回家种地的材料?裴三爷郁闷至极。
  
  “我爱读书!我要读好书!”裴三爷大声宣布。
  
  “爹爹厉害!”“三叔好志气!”孩子们在旁拍掌叫好。
  
  裴琳和阿玖是最卖力气的,两人大概是嫌自己声音太小,一边跺着脚一边扬声高呼,“厉害!”“志气!”激动的小脸通红。
  
  裴三爷眉花眼笑的把阿玖抱过来,柔声诱哄,“囡囡乖,叫三爹。”命人把自己在京城淘着的小玩具一一拿过来,摆在阿玖面前,“宝贝,这是树根雕成的小人儿,有不有趣?乖,叫三爹,这些三爹全都送给你。”
  
  阿玖乖巧的笑着,对裴三爷展示的小玩艺儿也很感兴趣,却不肯开口叫爹。
  
  裴二爷微笑,“岂有此理。三弟,我在这儿呢。”当着我的面哄骗我闺女,何其可恶。
  
  裴家八兄弟齐刷刷围了过来,“三叔,我们的呢?”“爹爹,我的那份儿在哪里?”裴琳理直气壮的伸出小手,“爹爹,我也要!”
  
  裴三爷笑道:“都有,都有。”命人打开行李,把笔墨纸砚、各色玩器等拿出来,一一分派。
  
  裴二爷趁着孩子们起哄的功夫,把女儿抢过来,“阿玖,三叔坏,咱们不和他玩!”阿玖吃吃的笑着,行啊,不和三叔玩。
  
  裴太守冲他招招手,“中郎,把囡囡抱过来。”裴二爷无奈,小声冲阿玖诉苦,“才从你三叔那儿抢过来,你祖父又来要人了。”慢悠悠走到裴太守身边,不情不愿的把阿玖递了过去。
  
  没办法呀,裴家独生女,太抢手了!阿玖扑到祖父怀里,快活的笑起来。
  
  --
  
  裴三爷跟父亲、二哥在书房说了好一会儿话,人定时分,方才回了房。徐氏起身迎着,温柔问道:“回来了?”替他宽去外衣,换上轻便袍服。
  
  这会儿的徐氏很温柔婉顺,可是,裴三爷却觉着她不好接近,有些冷冰冰的。“怎么又成这样了?”裴三爷有些沮丧。我才回来的时候,你笑的那么明媚,多好看,多喜人啊。
  
  “爹和二哥都说,大表哥这寻人,怕是难。”憋了半天,裴三爷吞吞吐吐开了口,“临江侯府是把人卖给人贩子了,还是没名没姓的人贩子。人海茫茫,怎么找?”
  
  徐氏皱眉,“卖给人贩子?临江侯府卖人?相公,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明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