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刻想看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每刻想看小说 > 阿玖 > 第 64 章

第 64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虽然一向逍遥自在,日子比蜜还甜,可她并没有忘记,这是个没有基本人权的时代,尤其是女人。女人小时候要听从父亲,长大后要听从后丈夫,年老后要听从儿子,一生都要依靠身边的男性亲属。
  
      要终身依靠男人,这还不是最悲惨的,最悲惨的是没有男性亲属可以依靠。如果没了父亲、丈夫,或是父亲、丈夫无赖没出息,或许会被卖了,沦落为奴婢,沦落到污秽肮脏见不得人之处。
  
      梅林中这女人绝望的叫骂清清楚楚响在耳边,提醒她,告诉她:没有生命权,连最基本的生命权都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好端端的被人制住、带走,之后怎样,世上没人知道。
  
      前世是最平常不过的升斗小民,胆子不大,正义感也并不多。如果在街上看到有人持刀行凶,准会儿吓的脸色发白,能躲多远躲多远——对于敢和持刀行凶歹徒搏斗的勇士,由衷敬佩,真心赞美,可是她做不到。看到雪亮的刀子,看到鲜血,她会害怕,会退缩。
  
      可是,虽不敢和歹徒搏斗,也会悄悄拿出手机,打个报警电话。
  
      这就是前世的道德水平了。
  
      “现在,我连个报警电话也打不了,我什么也做不了。”脸更白了。
  
      裴二爷弯腰抱起她,柔声安慰,“不怕。”林幼辉牵着两个儿子,皱眉道:“平安巷可有五城兵马司的巡逻兵?若有,差人去告诉一声。”裴二爷道:“有,大街巷都有巡逻兵。”
  
      正说着话,又响起争斗的声音,这回该是动了刀枪。呼喝声,利器破空声,听着很有些吓人。
  
      “天子脚下,这么大阵仗,是谁家这般大胆?”裴二爷和林幼辉相互看了看,心里都是纳闷。
  
      本来梅林中还有些位游人,旁边一打起来,游人大多忙不迭的避开了,林中空空荡荡。
  
      真煞风景。
  
      裴二爷抱紧怀里的小女儿,林幼辉手中牵着两个儿子,一家五口带着侍女、婆子往回走。这种情形,哪还有心情赏梅,回罢。
  
      走出梅林不久,身后忽传过惊惶的求救声,“姑丈救我!”裴二爷愕然回头,只见陈凌云衣袍沾血,发髻散乱,脸上也有不少血污,他拉着一名女子在前头跑,后面有几名护卫模样的男子在追,人人手中持刀,杀气腾腾。
  
      “夫人要杀我和我娘,姑丈救我!”陈凌云气喘吁吁的喊着,目光既凶狠,又绝望——
  
      临江侯府这是疯了么?不只裴二爷,裴家人全是大吃一惊。
  
      临江侯才去世没多久,他们本应合家扶灵返乡守孝的。因着太夫人老年丧子,卧床在床,眼下又是大冬天的路不好走,才会拖到明年春天起程。这会儿临江侯府应该是全家人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做出个守孝的样子来才对,他们可好,不只不好好守孝,还打到外头来了——嫡子不过三四岁,连世子都没立;原来还能靠着邱贵妃,可如今邱贵妃也倒了。这种情势之下,还要闹腾,这是好日子过久了,存心找死,是不是?
  
      后面的护卫追上来,看见陈凌云对裴二爷求救,气势汹汹说道:“这是临江侯府的家务纠纷,阁下休要管闲事!”伸手指指前方的道路喝道:“快走!不许耽搁!”
  
      又嚣张又盛气凌人,根本没把温文尔雅的裴二爷放在眼里。至于裴二爷身边的妇孺,就更不用提了。
  
      裴二爷微晒,“临江侯府真是与众不同,护卫既能对大少爷下手,也敢跟朝廷官员大呼小叫。”
  
      被父亲抱着,小身子紧紧贴在父亲怀里。裴二爷把她抱的更紧些,微笑低下头,“女儿不怕,有爹呢。”乖巧的点头,是,有爹呢。
  
      护卫许是被裴二爷的镇定从容给唬住了,变了客气了一些,“我们怎敢对大少爷动手?不过是奉夫人之命,追捕一名逃妾。大少爷被这逃妾迷惑,得了失心疯,硬往刀口上撞。”
  
      陈凌云蓦地抬头,恶狠狠瞪向那名护卫。他虽只是个半大孩子,可眼神绿幽幽跟狼似的,那名护卫看在眼里,一阵心悸。这大少爷年纪还小,功夫也不高,可方才那股子不要命的狠劲儿……妈的,侯府少爷不该是锦衣玉食的纨绔么,他还真豁的出去!
  
      陈凌云手里拉着的女子早已瘫在地上,听了护卫这话,勉强站起身,冲着裴二爷福了福,“奴姓叶,名榛榛,和临江侯府没有干系,还请裴爷为奴做主。”
  
      虽是惊魂甫定,声音也嘶哑了,还是宛转动听。
  
      林幼辉皱眉。
  
      这事不对劲,从头到尾都不对劲。邱氏这个人,你说她聪明绝顶,那是捧她了,可她也笨不到这个地步啊。明目张胆的派人抓叶氏,还把陈凌云伤成这样,唯恐事情闹不大,唯恐临江侯府不出丑闻?再恨叶氏,再恨陈凌云,临江侯府往后还是她亲生儿子的,她不能为打老鼠伤了玉瓶,不能为了妾侍庶子,伤了嫡子的根基。
  
      而且,怎这般巧,偏偏在这里被自家遇上了?平安寺香火并不旺盛,这片梅林很美,可是游人一向稀少。
  
      “相公,和为贵。”林幼辉低声说道。
  
      “娘子言之有理。”裴二爷点头。
  
      他虽是才进翰林院不久的新进士,却不是只会埋头读书的书呆子。为父亲裴太守做幕僚,协同办过多少差使、案件,眼光敏锐,思维敏捷。这件事里的不同寻常之处,他和妻子一样,早注意到了。
  
      已经过世的临江侯陈庸确是很令裴二爷反感,不过,裴二爷并不会因为这个,便对临江侯府做些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