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刻想看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每刻想看小说 > 阿玖 > 第 95 章

第 95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太监洋洋自得,阿玖轻蔑的一笑。你丫吓唬谁呢,你以为人人跟你似的,寒门小户出来,身体残缺,精神失常,没见识没胆量没骨气,听见皇家两个字,就吓趴下了?还什么欺君、抗旨,呸,你说是就是么。
  
      阿玖慢条斯理说道:“你既是太子殿下差来的,想必是他心腹之人。”
  
      大太监见阿玖纹丝不动,心中大是不耐烦。他想动手,但是转念一想,这么个姿色,保不齐太子殿下一见就爱上了,到时她若在殿下面前哭两声,自己还活不活?心中既有顾虑,他说话也就客气不少,笑道:“姑娘好见识,正是如此。”得意洋洋的,承认自己是太子心腹。
  
      阿玖盯着他,蓦然问道:“皇帝陛下如今龙体可还安康?”
  
      大太监下意识的应道:“陛下的龙体,当然安康。”谁敢说皇帝身体不好,闲的么。
  
      阿玖冷笑,“原来陛下龙体还安康啊,真是令人欣慰。请问这位内侍,陛下尚在,太子的心腹已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官家女孩儿了么?”
  
      他还没坐上那把椅子呢,想为所欲为,早了点儿。
  
      大太监没料到一个娇娇弱弱、年方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能说出这般狠辣的话,一时倒有些踌躇。强抢吧,还真怕坏了太子的名声,惹太子不喜,可眼前放着个绝色,怎舍得轻轻放过。他犹豫了下,还是急于立功的心占了上风,大手一挥,“带走!”反正这绝色小美女也就是带了一个车夫,两个小丫头,好办。
  
      阿玖点点头,初荷再荷解下腰间的丝绦当作软鞭,毫不留情的抽向大太监。阿玖叫过初荷交代了几句,初荷会意,跳下马车,一边挥舞软鞭抽人,一边大声叫道:“这几个是骗子,冒充太子殿下心腹的骗子!选秀明明已经结束了,他们却冒充太监来抢人!劳烦哪位热心人去府衙报个案,把这帮骗子全捉了!”
  
      “哪用去府衙报案?”这是街口,来来往往的行人不少,有位清秀的中年儒士站出来,一脸义愤,“这几个宵小之辈,吾辈同心协力,便能将之拿下!”他是和几名文人一起,那几名文人也不知是天生的有热血,还是被激的没办法,都纷纷挽袖子亲身上阵,“抓骗子啦,抓坏蛋啦!”有人带头,就有人敢跟上,街头行人纷纷出手痛殴,大小太监都被打的鼻青脸肿。
  
      阿玖掀起车帘,看的津津有味。江南人士斯文归斯文,也是有血性的!选秀已经选的他们心头起火了,这几个没眼色的还来闹腾,找死呢。
  
      大太监一直挣扎着,口中说着狠话,“太子殿下定会将你们绳之以法!”“东宫不会放过你们这些刁民的!”不过,文人和行人都打上瘾了,拳脚毫不留情,大太监最终被打的闭上了嘴。
  
      大太监小太监都被制住,府衙的衙役也赶来了,见围观的百姓全是义愤填膺的模样,他们脑子一热,便把人全捆上了,捆得结结实实。
  
      如果说之前还能说是百姓自发的行动,这一捆,那差不多算是官方表明态度了。因为,这些被打的大太监小太监,不管犯罪没犯罪,确是穿着内侍服色。敢捆他们,不是一般的有胆量。
  
      行人热血沸腾的跟在衙役身后,押着“骗子们”回了府衙。阿玖学也不上了,带上初荷再荷,命车夫快马加鞭回去。“娘,我闯祸了。”阿玖回到家,一路小跑去见林幼辉,把今天的事情说了。
  
      林幼辉拉过女儿上下打量,见她无恙,冷笑道:“不长眼的死太监,也想在姑苏城耀武扬威!莫说选秀已经选完了,便是没选完,难不成我裴家的女儿,林家的外孙女,他们也能随随便便带走?!”
  
      太监横行不法,是常事。这些人大多连字都不认识,却因着靠近皇家,仗着皇家的势,什么坏事都敢干。可是,要把一城太守的女儿当做普通民女随便带走,这就不是干坏事,是无法无天了。
  
      林幼辉气的满脸通红,亲自去到府衙去找裴二爷,“我告状来了!”裴二爷已是听衙役们回报了,温声抚慰妻子,“不过是遇上骗子罢了,娘子,严惩骗子即可。”
  
      裴二爷亲自押着这几名太监,去到南京求见太子。“小女上学途中,被这几人拦下,自称是殿下的心腹,要为殿下选美。小女自报家门,这人恍若无闻,要强抢……”裴二爷见了太子,把事情经过详细说了一遍。
  
      太子三十出头,正在壮年,俊朗英挺,双目炯炯有神。他听了裴二爷的话,笑着安抚几句,命人去查,“这几个是孤的内侍么?孤从未见过他们。”
  
      大太监被捆得严严实实,嘴也堵上了,不许他说话。他自知差事办砸,回来一定没有好果子吃,不过,却没料到会性命不保。听了太子这话,他心知不妙,一着急,昏了过去。
  
      东宫内侍查过之后,回报,“这几人并不是府里的。”太子微笑,“原来真是骗子。”命裴二爷严惩这些人,不必手软。
  
      在太子的坚持下,这几名冒充东宫内侍的人被斩首示众。首级挂在城头,展览了好几天。这些人被处决之后,姑苏城里的驻守太监被吓破了胆,闭门不出。
  
      姑苏百姓热泪盈眶,“大裴太守,小裴太守,不拘有哪位在,都是咱们的福气啊。”敢对着太监下手的官员,全天下才有几个?全让姑苏百姓遇着了。
  
      连驻守太监都龟缩不出,裴二爷的公务越发顺利。
  
      天庆十八年春,裴二爷一家上了船,启程回京。他官衔上的代字已经去掉了,品级也升上了,还不到四十岁,已是三品大员。按阿玖的赞美,真是“雏凤清于老凤声”。
  
      离京城越来越近了,裴二爷站在甲板上,思绪万千。
  
      阿玖轻盈走过来,和他站在一起,眺望景色。
  
      作者有话要说:网出了问题,抱歉晚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