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刻想看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每刻想看小说 > 阿玖 > 第 115 章

第 115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皇帝知道他带了高手去玖宁街,居然是到了裴家之后在外院坐着喝茶,不禁觉得奇怪,“小十,你耐性很好,出人意料。”卫王满脸烦恼之色,“我不敢闯进去。爹,我若真闯进去了,不知裴阁老会有什么对策,不知他往后会怎么整治我。”
  
      皇帝无语看了他一会儿,闭目养神。
  
      卫王很是犯愁,一个人小声嘀咕,“闯进去,小师妹不喜欢;正经八百去做客吧,裴阁老不待见我;想投其所好巴结裴阁老,爹竟说他没喜好……”皇帝听着可怜,睁开眼睛,微笑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卫王打起精神,“您能给我两个擅长巴结讨好上司的人么?让他们听命于我,随时给我出出主意。”皇帝欣然同意,“成,给你两个内侍。他们毕生所学,就是如何看人眼色,如何讨人欢心。”卫王忙摆手,“内侍可不行!爹,他们又没娶过妻,哪里知道如何讨好岳家?”皇帝看看一脸认真的小十,忍笑说道:“行人司有名姓夏的行人,堪称长袖善舞。工部有位姓贾的郎中,善治水……”
  
      卫王睁大了眼睛。我要擅长巴结讨好人的,您说善治水,您……您这是逗我玩?皇帝善意的一笑,“……也善阿臾奉承。小十,这两个人,暂且借你一用。”
  
      “这位夏行人和贾郎中,都娶过妻室了吧?”卫王忙跟皇帝确定。
  
      皇帝摸摸鼻子,“一个二十多岁,一个三十多岁,估摸着是娶过了。小十,男人十七八岁娶妻的多,二十过后才娶妻的,少之又少。”
  
      “谢谢您。”卫王高兴的道了谢。
  
      道过谢,卫王忽又想起,“也不知夏行人和贾郎中,和他们的岳家是否亲厚?爹,仔细想想,我要会巴结上司的没什么用,应该是会讨好岳家才对。”
  
      卫王是当件正经事来说的,皇帝也不好笑话他,用安抚的语气说道:“不管上司还是岳家,道理是一样的。”
  
      “也是。”卫王点头。
  
      卫王对他这善解人意的皇帝亲爹很是感激,殷勤的拍马屁,“您贵为帝王,却连行人司的一个行人、工部的一个郎中有什么才能也一清二楚,真是太英明了!”皇帝笑,“贾咸从前也在行人司的。”
  
      行人司掌传旨、册封等事,但凡颁行诏敕、册封宗室、抚谕四方、征聘贤才等,都是他们经办,故此是能时常见到皇帝的。行人品级不高,也没什么油水,不过,因为能跟皇帝近距离接触,不算苦差使,有人抢着干。像那名姓贾的郎中,名叫贾咸的,就是担任行人时得了皇帝的赏识,很快升到了工部任主事,又一路升至郎中。
  
      皇帝差了名很有眼色的内侍去召夏行人、贾郎中。这名内侍叫黄贤,跟在皇帝身边有十几年了,皇帝是如何宠爱卫王的,他能不知道么?召了夏行人、贾郎中进宫,一路之上已把卫王殿下需要什么说了。这夏行人年方二十多出头,才中进士不久,人很机灵,贾郎中更是为官多年,深谙溜须拍马之术,两人心里都有数。
  
      皇帝并没见他们。黄贤带他们在廊下等了会儿,有内侍出来,让他们到西厢房。贾郎中和夏行人跟着黄贤到了西厢房,也不敢坐,规规矩矩的站着。黄贤小声交代了他俩几句话,两人都含笑点头,“明白,记下了,多谢公公提点。”
  
      一直等到日影西斜,房门打开,一名身材颀长的少年站在门口。他身穿朱红绣九团龙亲王常服,足蹬青缎朝靴,美丽的面庞上似乎带着丝不悦。贾、夏二人见了他忙跪下行礼,“贾咸(夏余)拜见卫王殿下。”
  
      本朝礼制,臣子见到亲王是要跪拜的,不过,具名而不称臣。卫王是很受皇帝宠爱的皇子,他才只有六七岁的时候,有人在他面前称臣,就曾被他严词斥责。如今他大了,更没人敢在他面前逾矩。
  
      卫王看一眼两人,淡淡道:“起来吧。”径直走到上首的官帽椅前坐下,面无表情。
  
      他是一个人来的,并没带宫女侍从。夏行人很有眼色的跟过去,倒了杯茶双手递上,“殿下,请用茶。”卫王上下打量过他,谢了一声,伸手接过茶,欲待要问什么,却是神色苦恼,问不出口。
  
      夏行人二十多岁,生的高大俊朗,看上去真是美男子一枚------行人司用人,一向是注重相貌的。形象不过关,一律不要。夏行人能进来这要害部门,长相自然经得起推敲。
  
      夏行人堆起一脸谄媚的笑容,在卫王面前问长问短,殷勤备至。“……殿下,我一见您便觉着亲切,这不,把当年巴结老泰山那看家的本事都拿出来了。殿下,您莫我聒皂才好。”夏行人笑道。
  
      卫王疑惑,“这就是你巴结老泰山的看家本事?”
  
      夏行人满脸陪笑,“殿下您不知道,我那老泰山,不爱钱,不贪杯,更加不好色!他老人家简直是没有嗜好,我要巴结他,硬是无从下手。思来想去,没旁的法子,只好曲意小心的献殷勤,别无他法。”
  
      卫王沉思片刻,“你当年是如何娶妻的,说来听听。”
  
      夏行人微笑,“我对一位远房表妹一见倾心,心心念念要娶她为妻。可是,她父亲,我那远房有舅不大看上得我,死活不肯答应。表妹是深闺女子,要想娶回家,只有求得她爹娘答允方可。我那表舅为人方正,实在无隙可乘,我只好一有机会就到他老人家面前小心服侍……”
  
      卫王听的很认真。
  
      夏行人偷眼看他的神色,心中越发笃定,“……这么着,过了一年,他老人家总算发了善心,点了头。殿下,如今我已娶妻三年,儿子都会走路了。”
  
      卫王踌躇,“不能是别的法子么?他是读书人,书画、孤本善本总是喜欢的,多搜罗了来,双手奉上。他或许想要一个有学问的女婿,你可以好好读书,博古通今,让他知道你是多么的有才华……”
  
      除了低声下气的拍马屁,还能有别的法子不?
  
      夏行人委婉说道:“殿下说的有理。只是我那老泰山过于疼爱女儿,不拘什么样的孤本善本,和他那宝贝女孩儿相比,便不值一提了。”
  
      卫王若有所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