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刻想看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每刻想看小说 > 阿玖 > 第 131 章

第 13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庆十七年冬的那场宫变,朝臣们记忆犹新。对于旧太子被废他们是无话可说的,太子都趁着皇帝病重,要逼宫篡位了,行此谋逆之事,这太子他还能做么?至于立皇十子为新的太子,也是没人有异议:旧太子虽废,章皇后地位不变,还是中宫皇后。旧太子被废,是他行为狂悖,与皇后无干。章皇后只有两个亲生儿子,嫡长子被废,嫡次子顺理成章应该成为新的太子。储君立嫡,举世公认。
  
      亲王是皇太子兄弟,所以亲王的礼服和太子的礼服差别不大。卫王,不,现在该叫他太子了,曾经很有节俭意识的提出,不必给他添制过多新衣,旧日的亲王常服,还是能穿的。“俭节则昌”,新太子面色诚恳。
  
      新太子的节俭,得到朝臣的一致赞扬。
  
      这不是件小事,朝廷每年花在皇帝礼服上的开销不会低于二十万两白银,皇太子也不比皇帝低多少。新太子一开始就提倡节俭,对于文官来说,简直是福音。
  
      新太子温文有礼、尊敬老臣,常虚心向裴阁老等人请教政务。若他的决定有不妥之处,也勇于改正,显的大度而坦荡。朝臣们冷眼旁观,觉得新太子虽是做为闲散亲王教养长大的,乍一做起储君,居然也似模似样。
  
      皇帝身体不好,早朝减为十日一次。不过,皇帝还是常常召见在大臣的,皇帝召见大臣的时候,新太子一定随侍。皇帝和新太子之间,有一种皇家父子间少见的慈爱和谐。
  
      乾清宫偏殿,太子把当天的紧急政务全部处置完毕,给皇帝看过,满怀希望的问道:“爹,后天我能出宫不?小师妹五哥娶妻。”
  
      他经历过一场宫廷政变,亲自指挥过一场激烈的战役,整个人比从前成熟稳重不少。不过,此时此刻他的样子就像一个才做完功课的孩子,紧着把功课交到父亲面前,眼巴巴的瞅着父亲,盼着父亲允许自己出去玩耍。
  
      皇帝闭目养神,不理他。小十你能有点儿出息不,你都是太子了,比从前干练沉稳许多,往人前一站,真是位当之无愧的储君。怎地还是一天到晚想着小师妹?想就想吧,你还敢明明白白跟爹说出来,真是岂有此理。爹是怎么教你的?你是未来的帝王,没人能和你比肩,皇后也不能。
  
      “爹,五哥娶妻啊。”太子轻轻摇着皇帝,声音也是轻轻的,透着讨好。
  
      阿玖即将及笄,阿玖及笄之后,赐婚旨意也会很快公布。一旦赐婚旨意下来,阿玖成了太子妃,裴家成了太子妃的娘家,行情更会水涨船高。裴家一向低调,不想裴珩、裴瑅成亲时贺客太多太杂,故此要赶在阿玖及笄之前把两桩亲事办了。裴珩娶妻之后,很快就是裴瑅。
  
      太子一直摇晃着皇帝,柔声软语央求。皇帝被他纠缠不过,无奈的睁开眼,“小十,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太子满脸陪笑,“爹您福泽深厚,一准儿能长命百岁,有您在,小十长大也行。”皇帝生气的推开他,“去去去,想把你爹累死还是怎么着。”太子愕然,“您不乐意?我还想着,等我有了儿子,儿子交给您教养,您替我教个能干的儿子出来。”
  
      皇帝很是动心,认真想了想,慷慨答应,“准奏。”太子赶忙谢恩,然后又提去裴家道贺的事,皇帝勉强点了头,“裴家不想张扬,你偏偏要往上凑,估摸着裴锴也不会给你好脸色。不过,你一定要去,那就去一趟吧。”太子乐不可支,“爹您实在太好啦。”
  
      他如今是住在慈庆宫的,辞别皇帝,回到慈庆宫,他兴冲冲坐下来写信,“……五哥成亲的时候,我会到府上道贺。小师妹,你是做主人的,到时可要好生招待客人,务必要尽好地主之谊呀。”
  
      写好信,叫过一名姓常的心腹内侍,“送到玖宁街,给方夫人。”常内侍接过信函,谄媚的笑道:“殿下给奴婢的真是个好差使,奴婢送信到裴府,方夫人赏奴婢的可是上等封儿。”一幅很贪财的样子。
  
      虽说内侍贪财,可是方夫人的上等封儿他哪能看到眼里?这么说,不过是告诉太子,你的信很受欢迎,你在裴家很受欢迎,你翻身了!常内侍意在奉承太子,果然,太子听了他的话,唇角翘了翘,显然极为愉悦。
  
      常内侍到了玖宁街裴府,亲自把信送到方夫人面前,“太子殿下吩咐,要您亲收。”方夫人微笑接过来,“内侍辛苦了,请到厢房待茶。”常内侍哪敢这么没眼色,忙陪笑道:“回宫还有差遣。”方夫人也没多留,命人送他出去,赏了上等封儿。常内侍像宝贝似的拿着回了慈庆宫,专程呈给太子看,“方夫人真是位慈爱和气的老人家。”太子蛮高兴,赏了他一个彩绣辉煌的荷包,荷包沉甸甸的,里头装着锭金子。
  
      “这趟跑的真值!”常内侍眉花眼笑。
  
      方夫人拿着信,却不交给阿玖。等裴阁老回家后,方夫人好笑的拿出来,“不知这回他是要跟囡囡说什么。”裴阁老哼了一声,拆开信细细看过,“倒没什么不该说的话,阿珩成亲他要来,让阿玖尽地主之谊。”
  
      方夫人笑,“酒食管饱。”阿玖怎么尽地主之谊啊,反正裴家不让你饿肚子回去,也就是了。
  
      裴阁老沉吟片刻,“夫人,让他见见吧。”
  
      方夫人吃惊,“让他俩见面?老爷,你不是一直反对么。”
  
      废太子逼宫的时候,太子率众抵御,是受了伤的。事后阿玖进宫探视过皇帝,那时皇帝起坐如常了,太子却躺在床上,两人并没见着面。再往后,裴阁老把小孙女看的严严实实,两人便没有见面机会。
  
      裴阁老咳了一声,“卫王,不是,太子,这阵子勤谨的很,谦恭的很。他当着人的面叫我裴老大人,私下里叫我祖父,恭敬的不像孙女婿,像孙子……”
  
      方夫人大乐,“你不忍心了,对不对?”你居然也有不忍心的时候啊。
  
      裴阁老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喝茶。方夫人笑咪咪看着他,心里别提多乐呵了。
  
      裴家现在是全家团聚,合家欢乐,形势一片大好。裴三爷本是在外地任职,他离京城近,腊月二十官府封印之后便带着妻儿启程回京,赶在过年之前到了家。三个儿子全在跟前,裴阁老和方夫人大喜,全家人过了一个详和的新年。
  
      新年之后,裴家便忙着给裴珩娶妻。裴珩的未婚妻是成国公府二房之女,他祖父是阁臣,外祖父是魏国公,岳父是成国公府的弟弟,各家的姻亲均是人数众多,亲友团庞大,他这亲事说是低调办理,其实想不热闹也不行,肯定贺客盈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