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刻想看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每刻想看小说 > 阿玖 > 第 177 章

第 177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没良心的小正正。”幽怨的看了儿子一眼,飘然离去。
  
      “没良心的。”皇帝和裴二爷见她把小正正抛下,毫不留恋的走了,心中都是忿忿。小正正多可爱的孩子,竟然这样对他,是可忍孰不可忍。
  
      走后,小正正跟手里的球球较上劲了,板着小脸一直玩球,谁也不理。皇帝觉着不对,问裴二爷,“中郎,小正正是不是生气了?”裴二爷瞅着小正正也像是在跟谁赌气,心疼的说道:“陛下,午时过后,便命人把太子妃叫回来,可好?孩子离不开娘。”皇帝深以为然,“就这么说定了。”
  
      还不知道她的假期由大半天减为了小半天,像出了笼的小鸟一般,快活的赴宴去了。
  
      她倒不是对这样的聚会有多大兴趣,或者很喜欢和这些后妃公主们打交道。只不过,有大半天的时间可以不管孩子,暂且抛下做母亲的责任,她浑身轻松。
  
      宫人傅姆再多,乳母再尽心,也代替不了母亲。平时照看小正正都是亲力亲为,虽然有无限乐趣在其中,时间长了也觉着疲惫。能放大半天假,孩子暂时委托给祖父、外祖父,打算好好的让自己放松一下。
  
      不错,就是来赏花饮酒谈天放松的。她是太子妃,身份地位比她高的只有章皇后,章皇后如今又不敢招惹她,赴这样的聚会,毫无压力。
  
      “和客人们一一见面之后,我便和七嫂说话去!我得吓唬吓唬她,‘小正正被你带的严肃刻板了呢,都不爱笑’,保不齐能把七嫂唬住了,往后偶尔会给七哥一个灿烂美丽的笑脸。”喜滋滋的盘算着。
  
      荷花池畔,凉风习习,池畔的水亭中坐满了盛装华服的贵妇,还有不少天真可爱的少女们在亭中说笑玩闹,气氛轻松活泼。
  
      满面春风的和客人们见过面,却被章皇后打发去陪一众老太太,“你年轻风趣,陪叔祖母、姑祖母们坐坐,说说话。”章皇后把招待几位大长公主、老太妃的差使交给了。
  
      客人当中,辈份最高的除松宁大长公主、隆庆大长公主这两位皇帝的姑母之外,还有宁王太妃和闽王太妃、安王太妃。她们都是皇帝叔叔或堂叔的王妃,宁王太妃和闽王太妃是儿子去世了,孙子继位成为亲王,她们本是京师生京师长的,老了之后情愿落叶归根,便迁回了京城的王府。安王太妃却是儿子去了之后没留下孙子,无子国除,便带着唯一的孙女荣昌郡主回了京城。这五位老太太年纪都大了,虽是性情容貌各异,却都显出慈爱安详的模样,尤其安王太妃,最是随和,平易近人。
  
      微笑答应,“是,母后。”我是来放松的,你却让我陪伴几位老太太,母后殿下,你真是亲我爱我,优待我。
  
      松宁、隆庆两位大长公主和宁王太妃、闽王太妃都笑,“让太子妃这花朵一般的年轻人陪我们坐,可该闷着了。难得自在一日,太子妃只管随意,莫和我们客气。”安王太妃也微笑,“可不是么,我们老人家了,太子妃和我们说话,哪能不闷?”客气几句,命宫女拿上荷花、荷叶茶来,“夏天饮用这些是极好的,姑祖母、叔祖母试试。”随遇而安的陪起几位老太太,神色自若。
  
      安王太妃是位爱说话的老太太,饶有兴致的和说着家常。她是叔祖母一级的长辈,自然待她恭敬,并不肯摆太子妃的架子,言笑晏晏,谦虚有礼。安王太妃笑着和说过几句话,特地命她的孙女荣昌郡主过来拜见堂嫂,荣昌郡主走过来,一丝不苟的行了礼,笑咪咪,“妹妹不必客气。”说着话,不由的多打量了荣昌郡主两眼。
  
      荣昌郡主是位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清秀而瘦弱,小脸上时常有倔强的表情。她父亲安王去世之后并没留下儿子,安王妃不久之后也伤心的去了,荣昌郡主虽然生在皇家,却是无父无母的孤女,只有祖母安王太妃可以依靠。说起来,也是个可怜孩子。
  
      不过,她再怎么可怜,也比寻常人家的孤女强多了。皇帝怜她父母双亡,对她格外关照,在王府大街为她建了郡主府,宗人府正奉命为她挑选仪宾。荣昌郡主的未来,还是很有保证的。
  
      安王太妃含笑说起,“太子妃娘家哥哥们都是有出息的,听说个个都中了举人?真真难得。”
  
      的哥哥们,自大哥裴玮开始,都是中了举人之后便不再参加会试。截止到这时候为止,裴阁老的八个孙子已有七个孙子中了举,只有最小的裴琳还从来没有乡试过,也就没有举人的功名。
  
      “这是要把话题引向我八哥么?还是我想多了,她只是闲聊,随口提上这么一句?”猜测着安王太妃的话意,微笑谦逊说道:“哪里,您过奖了。我哥哥们性情淡泊,于功名上并不在意。中不只举,无关紧要。”
  
      安王太妃笑了笑,“中举对于读书人是极难得的了,怎么说是无关紧要?太子妃太谦虚了。你哥哥们这般出色,想必嫂嫂也都是名门淑女,这才般配。”
  
      微微欠身,彬彬有礼,“我嫂嫂们都是极好的,待我像亲妹妹一样。”
  
      到了这会儿,几乎可以断定,安王太妃是在为荣昌郡主做打算了。“不行,不行。”当场就给否定了。荣昌郡主这样的姑娘,不能做我八嫂。
  
      并不是对父母双亡的荣昌郡主有成见,只是觉得这样一位略有些瘦弱,还时常带着倔强表情的姑娘,真不合适嫁给八哥。八哥裴琳在兄弟之中排行最小,性情温和,有些羞涩,他应该迎娶一位明媚如春的少女为妻,而不是荣昌郡主这样的。
  
      安王太妃笑了笑,赞美起荷叶茶,“汤色清亮,口感清新。”笑咪咪,“可不是么。”和众人一起品起茶。
  
      宁寿公主和福寿公主兴致很好的要去划船,差人来问要不要一起,笑着推了,“母后有命,要陪伴姑祖母、叔祖母的。”宁寿公主和福寿公主便各自带着儿女,又带了安泰郡主、荣昌郡主,隆庆大长公主的孙女安儿等姑娘们,上了画船。
  
      池中清波荡漾,漫无边际碧绿的荷叶,或粉或白的荷花,亭亭玉立,清香远溢,一阵清风吹过,荷花娇羞的垂下头,更增风致。五六艘画船荡在水面,时不时的响起少女银铃般的笑声,令人心旷神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