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刻想看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每刻想看小说 > 阿玖 > 第 201 章

第 20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给小正正讲故事,皇太子哄着小平平,两人时不时忧伤而哀怨的相互看一眼。唉,为人父母,不容易啊。
  
      等到两个儿子终于睡着,也累趴下了,“十哥,我上眼皮和下眼皮直打架。”皇太子叹口气,温柔亲亲她的脸颊,“小师妹,睡吧。”
  
      小平平两腿伸开,睡的舒服惬意。小正正虽没他那么占地方,也好不到哪儿去。两个孩子在床中间酣睡,和皇太子一个在墙角,一个在床沿,温柔的相互凝视许久,吹熄了灯。
  
      虞祭酒带着他的内侄卢枫和儿子虞敬到了京城,皇帝亲自召见。虞祭酒看面相很老实憨厚,不是个知道灵活变通的,卢枫和虞敬这一对表兄弟长的有几分相像,都是清秀斯文,面白如玉,卢枫年长,虞敬小两岁。皇帝考了考他俩的学问,皱眉,“若是参加科举,不难得中。”这样的人才,娶了废太子的女儿,影响仕途,能不抱怨么?若是心存怨恨,如何能对妻子赤诚相待。
  
      虞祭酒实话实说,“他们若要参加科举,大概比臣略强一点,却也强不了太多。读书苦,做官也不容易,臣想着,还不如回家乡呢,横竖家中有几亩地,日子颇颇过得。”
  
      有人想做官,也有人不想。想做官的是多数,不想做官的人是少数,但是,真的有。虞祭酒就是其中一个,没觉得做官有什么好,性情淡泊,向往田园生活,内侄和儿子受他影响,也是一样。
  
      皇帝微微笑了笑,眼中闪过丝满意神色。
  
      虞祭酒本是从四品官员,皇帝许他荣休,终身食四品俸禄。朝阳和青阳以郡主礼出阁,在虞祭酒家乡建郡主府,卢枫和虞敬享仪宾俸禄。
  
      虞祭酒坚辞了四品傣禄,“无功,不受禄。臣已请辞,再享受朝廷俸禄,情理上都说不通。况且,臣一向在南京任闲职,并没为朝廷立下功劳。”确有请辞之后还享受俸禄的,那都是德高望重有大功勋的,虞祭酒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坚决不肯要。
  
      皇帝也没勉强。
  
      朝阳和青阳的婚事,就这么定下了。宗人府正在为婚礼忙碌,待婚礼完成,虞祭酒便会带儿子儿媳、内侄、侄媳妇返乡,过起安静、与世无争的田园生活。
  
      章皇后为此很是欢喜,私下里和两个女儿宁寿公主福寿公主说了很多遍,“我孙女终身有了着落,做祖母的很为她们开心。宁寿,福寿,我睡梦里都会笑醒。”宁寿公主福寿公主听的心酸,“是呢,两个可怜孩子总算能出阁了。”她们本来应该跟自己似的,是最尊贵的公主啊,如今却沦落到了这一步,能嫁出去、不终生被囚,便已是谢天谢地。
  
      人生的际遇,太难预测了。
  
      母女三人都没提到废太子的两个儿子阿锬、阿锦。
  
      那两个孩子,只要皇帝还活着,是无论如何不可能放出来的。
  
      或许,等到有一天章皇后当家作主,会命令小十给他俩一条生路。封个郡王,给个富庶藩地,度过富足的一生。
  
      眼下,绝无可能。
  
      虞祭酒在京中等着儿子、内侄娶媳妇,少不了要和昔日同年、同门往来。他是很不起眼儿的一个人,没什么出众的才华,在官场上也不得意,长年来只能在南京任个闲散官员。这回,他却成了同年们关注的人物,人人对他异常关切。虞祭酒人老实,不习惯这些,总是呵呵笑着,很少开口说话。他口才不佳,生平最擅长的就是逢人就笑,不笑不说话,或者,只笑不说话。
  
      这是一个老好人。
  
      他让许多人感到惭愧。他没什么豪言壮语,也没和其他人商量,毫无前兆的,他直接做出来了。而且,他没当作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并不张扬。
  
      靳通政和许多同门一样,在虞祭酒面前感到无地自容。谁家没儿子?可是,只有他肯为独生儿子、爱若亲生的内侄迎娶这样的新娘。这关系卢枫、虞敬一辈子的仕途,他很果断的就做主了。
  
      “您太了不起了!”靳通政感慨。
  
      “哪里,哪里。”虞祭酒很难得的开了口,实话实说,“我也不是什么都肯做。娶唐大人的外孙女进门,我不会犹豫,可若是要让我嫁女儿给唐大人的外孙子,我是打死不肯的。”
  
      儿媳妇娶回家,好好对她就行了。若是嫁女儿,让女儿陪着夫婿被囚禁,说什么也不行,刀架在脖子上也不行——
  
      废太子的两个儿子不是唐妃所出啊。靳通政瞅瞅一脸憨厚的虞祭酒,不知该说什么。
  
      靳通政回到家之后,和相氏感慨了,“世上真有这般至诚君子。娘子,和他一比,咱们都没脸说是老师的门生了。”又把虞祭酒可以娶媳妇不可嫁女儿的话说了,“……他根本不吹大话,实实在在。”
  
      相氏听到嫁女儿的话,打了个寒噤。
  
      女儿嫁给废太子的儿子?要命呢这是。
  
      “这真是实话,任是谁也做不到。”相氏轻声说道:“便是咱们,也是一样。”
  
      相氏扪心自问,若要她把安儿嫁给废太子的儿子,她大概会心痛而死。可是,若女儿能嫁到好人家,顺便也能帮帮唐妃的女儿,岂不是一举两得?多美的事啊。可惜,那么美的事,最后没成。
  
      靳通政脸白了白,“自然做不到。”
  
      虽然安儿已经嫁了人,虽然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可是他只要想想那样的事,就觉得可怕。
  
      “安儿嫁的也算好了。”相氏心有余悸的说道。自己得罪过太子妃呢,太子妃嚣张的很,若是她到陛下面前告状,说自己心心念念不忘唐阁老的恩德,一心要报恩,建议安儿嫁给废太子的儿子?——太吓人了,幸亏她没有。
  
      “是啊,也算好了。”靳通政点头。
  
      陈凌云这个女婿虽然出身不行,可对安儿是真的好,而且,他是在战场上拼杀出来的,果敢敏锐,前途光明。
  
      安儿嫁他,算是嫁对了。
  
      靳通政夫妇二人均作此想,可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安儿脸色惨白的回了娘家。
  
      她要和陈凌云和离。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my2birds送的地雷,谢谢随风为作者专栏送的地雷,谢谢大家的支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