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刻想看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每刻想看小说 > 阿玖 > 第 202 章

第 202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天是休沐日,靳通政难得清闲一日,在书房随意翻看书画,并未外出。听侍女来禀报,“大小姐回来了。”心中觉得奇怪,便即起身回房,要问问女儿为什么突然回家。
  
      “……和离这两个字,是能轻易说出口的?安儿,你已经出了阁,是大人了,不可以再像小孩子似的任性胡闹,知道么?”靳通政回到房中,听到里间传出相氏的说话声,便停下了脚步。
  
      和离?安儿连两个字都说出来了,一定是有非常之事,到底是什么事呢。“女儿,你到底受了什么样的委屈,才会如此绝诀?”靳通政一阵心痛。
  
      侍女婆子等人本来已被撵到了门外,靳通政听到相氏的声音又大了点,挥挥手,命侍女们再向后退。侍女们忙曲曲膝,远远的避开了。大小姐突然回娘家,脸色也不对,肯定是有事,做奴婢的还是躲远些为好。
  
      靳通政又向前走了走,相氏的声音清晰传入耳中,“……他是庶出的,你之前便知道,对不对?这会儿因为他是庶出而要和离,你也不想想靳家会因此得个什么样的名声。安儿,靳家没有和离过的女儿,也没有二嫁的女儿。”
  
      安儿清亮的声音中透着倔强,“我离了他家,一辈子再不嫁人,总成了吧?”相氏很是不悦,“你离了他家,难道还能再回靳家不成?不回靳家,又不再嫁,你能去哪里?安儿,你这话欠思量。”
  
      靳通政觉得相氏的声音很无情,很陌生。
  
      安儿一定是豁出去了,冷冷说道:“不许我回来,我便出家为尼,您满意了没有?”她一向是父母宠爱的娇女,在夫家受了气回来,亲娘居然也是一幅公事公办的样子,不由的心头起火。他不疼我,我认了,亲娘也不疼我么。
  
      靳通政攥紧了拳头。
  
      相氏口气和缓下来,柔声问道:“到底是为了什么?安儿,我和爹年轻的时候也红过脸呢,小夫妻吵吵闹闹是常有的事,不能因为这个,就随随便便提什么和离。这两个字,是提不得的。”
  
      安儿哼了一声,“我可不是随随便便提,我是很认真的在提。我不会再回临江侯府那藏污纳垢的地方,没的叫人恶心!”
  
      相氏和安儿争执起来,一个逼问原因,一个冷冷的,不大爱说,母女两个一直在僵持。靳通政在外间听得不耐烦,正要抬脚走进去,却听安儿小声哭起来,“他,他亲娘原来并没死,他骗我,他一直在骗我……”相氏不可置信的惊呼,“这不可能!明明说他生母早就去世了!”靳通政脸色沉了下来,大约猜到发生了什么事。原来是陈凌云生母尚在,他一定是想让安儿认下他生母,安儿不肯,宁可和离。
  
      这臭小子,若不是他生母早逝,我根本不可能把他当作女婿人选!靳通政气的脸色铁青。
  
      安儿倔了这么会儿,疲惫之极,哽咽说道:“我和他今天本是出城游玩,好好的,却在郊外遇到……遇到一个中年尼姑……他一开始说是他生母的妹妹,要我叫姨娘,那尼姑便恼了,说出实话,原来她并不是什么生母的妹妹,根本就是他生母本人……”
  
      安儿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了。虽然她没说,里间的相氏,外间的靳通政,却都可以想像得到,一定是陈凌云要求她认婆婆,安儿不肯,夫妻二人为这个翻了脸。
  
      “这……这不知廉耻的,生母活着,竟敢欺骗世人,说她早已亡故!”相氏气的浑身发抖。明明还活着,却对外宣称已经亡故,这不是骗人么?太可恶了。
  
      靳通政闭上眼睛,无力的靠在了墙壁上。这事早有端倪,潘岐早就提过,自己也问过,他直到那时还不肯说实话,还狡辩是她姨母,不会接回家。女儿,是爹害了你,是爹害了你……
  
      靳通政靠在墙上,好一阵子都没力气站起来。
  
      相氏的声音模模糊糊传到他耳中,“……到底是他生母,血浓于水。安儿,你认下他生母,他会感激你的,往后会更加待你好……你都已经嫁了,还能怎样,难不成真的和离?”
  
      “这都是你的命,女儿,你认命吧。”相氏垂泪说道。
  
      相氏这会儿真是悔的肠子都青了。裴家提亲的时候,为什么不答应?千挑万选的,最后给安儿挑了这么户人家,不只庶出,还欺骗!说什么生母早亡,原来尚在人世,还要安儿认她做婆婆,好生孝敬。这算是什么事啊。
  
      靳通政听着相氏的话,唇角泛上丝冷冷的笑。认命?要我靳严的女儿认命?
  
      相氏正在苦口婆心劝安儿的时候,或者说,相氏正在软硬兼施逼安儿的时候,靳通政打起精神,站直身子,缓步走了进来。
  
      “……那是生他的人,没有她,哪有你丈夫?你孝敬她一二,也不为过。安儿,这是你的命,你认了吧。”看相氏那苦口婆心劝说的样子,好像恨不得亲手把安儿拽起来,立时三刻把她赶回临江侯府。
  
      这倒不是她不爱安儿,她只是觉得女人不能和离,和离了更加不利。况且,靳家是书香门第,又是大长公主府,不能出和离的女儿,这太丢人了。安儿你出来了多久?快回去吧,莫惹得夫婿不喜。
  
      安儿本是来娘家求安慰求支持的,相氏这样,让她心灰意冷。他忽然变了,娘也变了,他不疼我了,娘也不疼我了,“好吧,我回去。”安儿疲惫的说道。
  
      “快回吧,回吧。”相氏大喜。女儿你想通了就好,快回去好好过日子。
  
      安儿正要强撑着站起身,却被一双温暖有力的手按住了,“女儿,坐下,你脸色很差,先歇息会子。”安儿惊喜的抬起头,看见父亲靳通政正俯□子,温和慈爱的看着她。泪水模糊了安儿的眼睛,她虚弱的说道:“爹,迟早要回去的,我不歇息了。”
  
      “傻孩子,你要回哪里?这是你的家啊。”靳通政微笑说着话,声音异常温柔。
  
      安儿瞪大眼睛看着父亲,一时间竟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相氏在旁颇为着急。我好不容易把女儿劝住了,你怎地会……?女儿和女婿吵了架便回娘家,便赌气要和离,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不好惯着的。
  
      “你出阁前的房舍还是老样子,爹命人打扫收拾了,你今晚还住回去。”靳通政伸手替安儿理理有些散乱的鬓发,温声告诉她,“祖母也想你了,过会子,咱们陪她老人家说说话去。”
  
      安儿听着这体贴的话语,扑到父亲怀里,无声哭泣起来。靳通政抱住女儿,见她哭的一抽一抽的,心好像被人拿刀子割了似的,一阵阵生疼。女儿,你这是受了多少委屈,受了多少难为,才会是这个样子啊。
  
      相氏忍不住开口想要说什么,靳通政一道凌厉的眼神扫过去,她怔了怔,没敢开口。他……他是温和的一个人,可是这会儿的眼光却像要杀人似的,很可怕。
  
      我难道不疼安儿?我也是为她打算,不想她年轻冲动,成为下堂妇,将来更加凄凉。我也是为靳家着想,不想靳家有个和离的女儿,损了声名。我没做错啊,相氏不平的想道。
  
      靳通政看着眼前有着委屈神色的相氏,胸中燃起熊熊怒火。幸亏今天是休沐日,幸亏今天自己在家,否则,安儿会被她又劝又哄又逼的弄回陈家吧?安儿这样回了陈家,能落着什么好,不知会受多少窝囊气。
  
      陈凌云的生母明明活着,却对外宣称已经亡故,这中间肯定有原由,很有可能是不光彩的原由。这种情形下,不分青红皂白要安儿回去,低声下气的求和,是害安儿。
  
      安儿在父亲怀里哭了好一会儿,抬起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瞧我,跟个孩子似的。爹,您不赶我走便好,我去洗漱了,歇息会子,再来陪您好不好?”靳通政知道安儿爱美,笑着答应,“好啊。安儿歇会子,打扮漂亮了,和爹一起去陪祖母说说话。”安儿脸红了红,微笑着出去了,自有侍女服侍她回房洗漱更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