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刻想看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每刻想看小说 > 阿玖 > 第 232 章

第 232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温崇礼率领的大军势如破竹,叛军节节败退。因为从来没有遇到过有效的反抗,便有不少人松懈了,其中包括陈凌峰。他和同伴奉命巡逻的时候,嘻嘻哈哈,不当回事儿,叛军一支小股部队偷袭,他们全无防备,手忙脚乱,同行的几十人当中,有五人遇难。陈凌峰也被叛军砍伤多处,成了个血人,也是他命不该绝,正好陈凌云带着军士赶到,把他救了下来。
  
      大夫早就给看过,陈凌峰伤势虽重,却不致命,细心将养之后,是可以痊愈的。因为看过不止一个大夫,每个大夫都这么说,陈凌云也就放下了心。弟弟,你没事便好,若不然,咱们兄弟两个,我好好的,你却没有了,将来到了九泉之下,我拿什么脸去见咱们的爹。
  
      陈凌云把弟弟送回临江侯府,邱氏见独生爱子受了重伤,泪如雨下,抱着陈凌峰哭喊,“峰儿,你不许有事。你若有个三长两短,娘便跟着你一起去了!”陈凌云本来就恼她不懂军事却要瞎折腾,见她这样,更是厌恶,冷冷的质问,“病人需静养,知道么?”自从陈凌峰娶了妻,临江侯府上上下下已称呼邱氏为太夫人,傅氏为夫人,陈凌云自然也是称呼邱氏为太夫人的。可是这会儿他一身疲惫的归来,实在没好气,连声太夫人也懒得叫了。
  
      陈凌云才从战场回来,风尘仆仆、面色憔悴就不说了,浑身上下还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气息,给人一种杀气腾腾的感觉。邱氏瞅了他一眼,心里发怵,背上发凉,哭声蓦地小了。
  
      “你,你也不保护好你弟弟……”邱氏啜泣着,有些抱怨的说道:“你征战多年,打过多少回仗了,临阵经验自是丰富,就不能教给你弟弟、保护好你弟弟么?他是和你同一个爹的亲弟弟啊。”
  
      邱氏和陈凌云多少年来一直不和,她恨陈凌云,陈凌云也恨她。听到邱氏这么抱怨,陈凌云哼了一声,“敢情你也知道我征战多年么。你既知道我争战多年,也能想到我无需凑这个热闹,无需再次征战,挣这个战功吧。我为什么抛下才出生的女儿匆匆赶过去的?你自己想想。”
  
      邱氏也算是脸皮厚的人了,听了陈凌云这话,却还是脸红了红。自从陈凌峰忽然从了军,她的儿媳妇傅氏在月子里便抱着大哥儿流下眼泪,她板着脸训了几回,才略好了些。虽然这样,一向温婉的傅氏居然当着邱氏的面有了怨言,“大哥儿才出生,为什么要赶在这时候让侯爷出征?您虽然有了孙子,可孙子还小啊。”陈凌云走后,安儿很是愤怒,请了相氏来和邱氏说话,“……太夫人虽是贤明,可太夫人不懂外面的事,往后再有什么,外面的事还是让男人做主。”邱氏见陈凌云直接追了过去,心里也忐忑起来了,相氏说话不好听,她竟没有反驳。
  
      就从那个时候,一直脑子发热的邱氏开始仓惶不安。她恨陈凌云,可是她知道,陈凌云是真心疼爱弟弟的,也是很懂得打仗的。他这么赶过去,难道是……?邱氏不敢往下想。
  
      等到儿子受伤回来,她真是感觉天塌了一样,忍不住号啕大哭。
  
      邱氏和陈凌云正在理论,病榻上的陈凌峰呻,吟了一声,声音中满是痛苦之意。陈凌云耳朵尖先听见了,快步走到弟弟身边,“阿峰,你怎样了?”邱氏也不抱怨了,拿帕子拭拭泪,装出幅笑脸,柔声道:“峰儿,有娘在呢,莫怕。”
  
      陈凌峰慢慢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哥哥焦急的面庞。他心中惭愧,很勉强的笑了笑,“哥,我错了,我不该……”陈凌云不许他再往下说,“没用的废话少说两句,给我好好养着,把身子快些养好,是正经。”
  
      陈凌峰点点头,眼中含泪,“哥,是你救了我,若没有你,我……”在他快要倒下的那一刻,见到哥哥疾驰而来,便知道,有救了,自己有救了。
  
      “谁高兴救你。”陈凌云皱眉,“我是怕担责任,知道不?你儿子才满月,你若走了,他不得归我管?他还是个婴儿,要把他照管长大,我得操多少心?这种傻事,我可不干,还是把你弄回来最好,你的儿子,你自己养。”
  
      陈凌峰嘴唇颤抖,还要再说什么,陈凌云拍拍他,“大夫说你没什么事,好生调养即可。阿峰,你娶了个好媳妇儿,生了个聪明伶俐的儿子,赶紧把身子养好了,照顾妻儿是正经。”陈凌峰流下眼泪,“是。”
  
      邱氏站在一边,兄弟两个说话,她插不上话。
  
      陈凌云交代过弟弟,看着弟弟喝了药,沉沉入睡,便起身要走。邱氏忙叫住他,“你留下!阿峰若再醒了,见着你,他心里便安定。”你没见他醒了,只和你一个人说话么,你怎么能走。
  
      陈凌云面色阴沉下来,“太夫人,不光你有儿子,我还有闺女呢!”
  
      狠狠瞪了邱氏一眼,陈凌云转过身,大踏步走了。他腿长步子大,没几步,已经到了门外。
  
      “真不应该答应这小子分家的!”邱氏见他不顾弟弟走了,恨的咬牙。
  
      陈凌云回到家,外院是任由他出入的,到了垂花门前,却被安儿差人拦住了,“大奶奶说,她从此以后,不再见您。”安儿差来的婆子陪着笑脸,重复着她的话。
  
      安儿差出来五个婆子,个个长的粗壮结实,看上去有股子蛮力气。陈凌云本是心中焦急想见到妻子和女儿的,见安儿摆出这个架势来,不知怎么的却很想笑,“安儿,你已经做了娘,怎地又发起小孩子脾气?”
  
      他是很愿意宠爱纵容安儿的,不过,他从军多年,性情到底是粗鲁的。他凝神想了想,动用武力把挡路的婆子们推到一边,闯进了内院。
  
      “敢挑衅我!”安儿手中提着把明晃光的宝剑站在院子当中,一声娇喝。
  
      在安儿两侧,各有十几名同样手提宝剑的侍女,英姿飒爽。
  
      陈凌云看傻了。
  
      安儿你……你几时变的这般调皮有趣?这个阵势,大哥喜欢!
  
      他不是个会**的人,这会儿却福至心灵,凝视着安儿,慢慢走到她面前,低头看着她,“安儿,大哥任凭你发落,要打要杀,都由着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