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刻想看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每刻想看小说 > 阿玖 > 第 243 章

第 243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高简这个人不只嘴皮子很厉害,骂起人来能骂得人头都抬不起来,死的心都有,他还很风雅,精于书法、通乐理、擅抚琴。他是很受胖皇帝青睐的一位宦官,胖皇帝生前曾评价他“周慎简重,练达老成”,属于办起事来让胖皇帝特别放心的人。他年纪已是五十开外,平时并不在御前服侍,在宫外另有居所。章皇后下令之后,坤宁宫的内侍便赶忙领了命,出紫禁城,到宫外高简的宅子里提人。
  
      这当时是要些时间的。
  
      章皇后未免有些闷闷不乐,“怎地如此之慢?”皇帝陛下都走了,我居然还不能为所欲为么,要宣召一个小小的宦官,也这般费时。
  
      我要谁死,他胆敢不飞奔而来,由着我处置?
  
      在皇后的位置上憋屈了这么久,好容易熬到皇帝陛下宾天,我就要成太后了,还有遇到不顺利?没天理了。
  
      邱贵妃无力的躺在地上,眼睛睁得大大的,神情痛苦。“你还有气呢。”章皇后烦闷之中看了邱贵妃一眼,觉着有趣,女官请示是否把邱贵妃抬下去,章皇后笑着拒绝了,“不急,让她躺着。”
  
      看着和自己做对多年的邱贵妃凄惨死去,心中无比舒爽。抬走做什么?不能看着她咽气,岂不是很遗憾。
  
      “乾清宫怎样了?”章皇后叫过当值的女官,问道。
  
      “一直没有举哀。”女官诚惶诚恐的答道。
  
      章皇后嘴角泛起一丝讥讽的笑意。
  
      不肯举哀么,小十,你真傻。
  
      “既如此,我便在坤宁宫中静静等待吧。”章皇后闲闲说道。
  
      不举哀好啊,我能从从容容的处死邱死,还能消消停停的等着高简到了,亲眼看着他伏尸阙下。若是开始举哀,我这大行皇帝的未亡人,总不好不露面。当然我可以吩咐内侍把这事办妥当了,可是,若没有亲眼看着邱氏、高简死在我面前,我怎么会甘心呢。
  
      我要对付的人还多着呢,可是这两个最为可恶,我一天也等不得,今天便要他们横尸坤宁宫!——
  
      反正,这坤宁宫往后我也不住了。章皇后看着在地上痛苦挣扎的邱贵妃,看着地上的点点鲜血,眼中满满的全是笑意。这死过人的宫殿,这不吉利的宫殿,我不住,让给好了。
  
      但愿她在这里,住的安心,住的安宁。
  
      但愿她在这里住的长长久久。
  
      章皇后微微笑起来,眼角眉梢,全是得意。
  
      章皇后差出去捉拿高简的内侍姓黄,黄内侍是个热心的人,一心要巴结讨好章皇后,往后好步步高升。他惦记着章皇后交代下来的事,只想着赶紧出宫去提高简,并没注意到紫禁城中的戒备格外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近卫兵士全部盔甲鲜明,手握腰刀,仿佛随时准备战斗。
  
      要出宫的时候,他受到了金吾卫的盘查。黄内侍大为气愤,“反了!你们胆敢盘查坤宁宫的人!这是不把皇后娘娘放在眼里么?”金吾卫的首领微笑着,话说的很客气,“我奉皇太子殿下令旨在此守门,凡来往之人均需搜检,无一例外,还请谅解。”口中说着话,手下不停,亲自动手,把黄内侍和随行的几名小内侍全部搜了一遍,见没有违禁之外,方才放行。
  
      “你们这帮不长眼的,给我等着!”黄内侍气急败坏的扔下句狠话,带着小内侍,直奔高简的住宅。
  
      金吾卫的首领看着黄内侍等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他叫过几名兵士悄悄吩咐了几句话,兵士会意,跟在黄内侍等人身后走了,负责监视。
  
      他又叫过一名兵士,“报给指挥使大人。”兵士得令,疾步去了。
  
      这天,负责宫城守卫的近卫人人如临大敌。但凡有一点异动,便需立即上报——
  
      命人请来裴二爷,把小深深和小谢谢拜托给他,“爹,四个大的多少有些懂事了,这两个小的,我总怕吓着他们。”生离死别这样的惨事,不能指望四岁的孩子能理解。
  
      裴二爷温和的答应,“囡囡,爹爹办事,你只管放心。”
  
      含泪点头,“是,有您在,我便放心。”
  
      有爹真好。
  
      裴二爷这些年来常和胖皇帝一起照看孩子,对胖皇帝的离去也很是难过。他到底是男人,难过虽难过,却不肯感情用事,细细问过,“宫中守卫如何?阁臣和礼部拟定的丧礼仪注如何了?囡囡,这些大事,再悲痛也不可不理。”普通人家的孝子贤孙遇到父丧只要悲伤就行了,你和皇太子却不行,皇宫的安全、朝局的平稳,样样不可忽视。
  
      告诉裴二爷,“锦衣卫、金吾卫、羽林卫等近卫这两年来已归十哥指挥,宫中守卫森严。朝中的大臣们已商议好了丧礼仪注,只是,十哥很固执,定要再等等。”
  
      他内心中大概也知道皇帝爹是已经走了,不会再回来了,可是他还不肯明明白白的承认,还想自己骗自己。
  
      裴二爷很觉惨然,“真是可怜。”
  
      低声说道:“这是十哥最脆弱、最需要亲人的时候,我得陪着他。爹爹,孩子们便拜托给您了。”
  
      “去吧。”裴二爷点头。
  
      谢过父亲,一一亲吻过孩子们,依依不舍的走了。
  
      那个守着父亲尸体不肯离去的十哥,需要她。
  
      自从四岁零四个月的时候认识他开始,他带给许许多多的欢乐,无数的惊喜、温暖、深情,两人相依相偎走过了这么多年,早已成为彼此生命中的必需。他离不开她,她也离不开他。
  
      他痛苦不堪的时候,她不会让他一个人。
  
      她会陪伴他——
  
      黄内侍带着高简重回宫城,还是受到了严格的盘查,丝毫没有放松。不只黄内侍,连同被黄内会当成犯人一样带回来的高简,也被兵士细细的搜查过,确认没有任何夹带,才放他们进了宫城。
  
      黄内侍很是不满,大吵大嚷的放了许多狠话,不过,他说他的,近卫该查照查,半分不肯放松。
  
      不只不肯放松,恐怕查他们这一行人的时间,还比正常的盘查更久。
  
      “你们故意的吧?”黄内侍瞅了瞅这帮金吾卫,恨的咬牙切齿。你们这帮不长眼的,给老子等着!等太后娘娘发了话,你们一个一个全都不得好死!黄内侍气哼哼的,带着高简,往坤宁宫的方向去了。
  
      金吾卫兵士飞快的报了上去。
  
      金吾卫指挥使陈凌云这天很有些心神不宁。章皇后宣召了邱贵妃,还宣召了高简!邱贵妃,高简,这可都是章皇后极不喜欢的人……
  
      本来,陈凌云等近卫指挥使有事是直接报告皇太子的,可是这天的情形与众不同,皇太子处于极度悲伤之中,有事需报告给太子妃。陈凌云便把金吾卫看到的异动,全向太子妃禀报了,“……坤宁宫的内侍,到宫城外捉了高简。高简差不多是被当成犯人一样捉回来的,形容狼狈。”
  
      站在珠帘后听着金吾卫的回报,怒火腾腾腾的往上升。
  
      十哥已是悲痛的难以自已,章皇后你是他的亲娘啊,这会儿什么也不管,先想着报私仇了?!高简,那可是先帝生前欣赏喜爱的宦官,就因为他奉旨骂过你的宝贝女儿,先帝尸骨未寒,你就想折腾高简了么。十哥对父亲的感情如此之深,你在先帝驾崩的这天,如此这般折腾先帝生前喜爱的宦官,让十哥情何以堪!
  
      “去坤宁宫。”下令。
  
      “臣遵旨!”珠帘外的陈凌云一阵心喜。
  
      贵妃娘娘,太子妃要去坤宁宫了,你有救了……
  
      虽然陈凌云并不确定邱贵妃在坤宁宫一定有危险,不过,章皇后把邱贵妃和高简这两个“仇人”宣召过去,肯定不会有好事,这是毫无疑问的。
  
      陈凌云恨不得飞奔去过去,营救邱贵妃。
  
      在陈凌云的一生当中,对他非常关爱的、年长的女性很少,邱贵妃对他的照看,他是很感激的。
  
      带着内侍宫女近卫,一行人浩浩荡荡,去了坤宁宫。
  
      到的时候,章皇后正不可一世的坐在上首,怒斥高简,“……陛下让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是也不是?你既如此忠于陛下,这便随陛下一起去吧!”
  
      高简跪在地上,身形中透着哀伤,声音中满是沉痛,“能追随大行皇帝于地下,是高简无上的荣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