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刻想看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每刻想看小说 > 阿玖 > 第 250 章

第 250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安儿在她心目中究竟算什么呢?亲生的女儿,从小到大爱逾掌珠的女儿,在她看来竟是如此微不足道么?女儿的婚事,女儿一辈子的大事,竟成了她和太子妃谈条件的筹码。
  
      裴家有提亲的意思,靳家佯作不知,这本是委婉的拒绝,光明正大,磊磊落落。“我一直以为这是件光风霁月的事,谁知背后竟藏着这样的污秽肮脏。”靳通政这一家之主在这件大事上被相氏瞒得严严实实,滴水不露,又是惊,又是气,又是愤怒。
  
      “娘子有这般举动,为何直到这会儿才告诉我?”靳通政按捺住心头的怒火,柔声问道。
  
      相氏不好意思,“这个,事情没成啊。”
  
      其实她当年是很有些后怕的,唯恐没心胸没度量的太子妃不依不饶,跟靳家清算。她倒不是怕了太子妃,而是怕被丈夫靳通政知道自己擅自做了这个主,未免交代不过去。这么大的事,瞒着丈夫独自行动,太过专擅了。
  
      后来她回到家根本没敢提起,提心吊胆的过了几天之后,发觉裴家、太子妃也没有提起。“裴家总算还要些脸面,太子妃总算还没有小气到家。”相氏松了口气,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今天,如果不是靳通政提到“看过老师留下的手稿,觉得没脸做人了”,相氏也不敢说出实话——当年她提出来先搪塞裴家,不要明着拒绝,又提出拿安儿的婚事交换朝阳和青阳的前途,已被靳通政斥责了。如果这种情形下她还跟太子妃去谈判,不只蠢,还很不把靳通政放在眼里,她哪里敢说?这些年来,靳通政对相氏客气归客气,亲热却是没有了。相氏知道他是恼怒安儿的婚事,心里也后悔,想过许多法子想要挽回,无奈都不奏效。这会儿靳通政说出这极端的话,相氏便以为靳通政对老师还是异常敬重的,急于表功,脑子一热,自己说出往事。
  
      其实,这件事如果相氏自己不说,靳通政也就是心中犯疑罢了,到底也是无处求证。他不可能明着问裴二爷或裴家其余的人,也不可能去问太子妃,只能存疑。
  
      靳通政目光变冰冷了,声音却更加温柔,“那么,为何今天却说出来了呢?”
  
      事情没成,当年不好意思说,难道今天便好意思说了么。到了今天,一样是事情没办成,并无区别。
  
      相氏和他夫妻多年,觉察到他眼神的变化,打了个寒噤,低声说道:“事情虽没办成,可咱们的心意是有的。相公,你无需自责……”
  
      “你不用因为没有帮到朝阳和青阳和唐家的事而无地自容没脸做人啊,咱们当年也做了牺牲呢,牺牲的是安儿的终身大事!裴家八郎年少俊美,温文尔雅,太子妃的哥哥,阁老的孙子,魏国公的外孙子,这样身份的年轻人谁家不想抢过去做女婿啊,咱家硬是为了唐妃,给推了。你说说,咱们是不是高风亮节,世所罕见?咱们有什么好愧对人的呢。”
  
      相氏稳重的、矜持的、一字一字的说着话,靳通政看着她的嘴巴一闭一合,很端庄的样子,心头蓦然烦燥起来,想要掐住她的脖子,把她掐死……
  
      “相氏,我想把你掐死。”靳通政心里恨极了她。
  
      是她的狂妄自大、愚昧无知,害了安儿,也害了小阿昭。小阿昭是多么聪明伶俐、乖巧可爱的孩子,亲戚朋友见了无一不赞,无一不夸,她比安儿小时候还天真无邪,招人疼爱。像小阿昭这样的孩子,应该到宫里去,和京城之中尊贵、最矜持的小姑娘们一起上学一起玩耍,可是因为相氏曾经的愚蠢,小阿昭失去了这个机会。
  
      裴皇后当然不会让小阿昭去宫里上幼儿园了,这事还用想么。相氏拿她八哥的婚事要胁过她,不能指望她大度到从前的事丝毫不予计较——什么也不计较的是神,是圣人,不是世间凡人。
  
      “你害了我的女儿,还害了我的外孙女。”靳通政这会儿真是杀了相氏的心都有。
  
      安儿,小阿昭,都是靳通政的心肝宝贝。
  
      相氏说着说着,心中越发没底,陪笑问道:“相公,你怎么了?你的脸色很不好……”
  
      靳通政止步目光凌厉的看了她一眼,声音温柔的说道:“没什么,我还有件紧急公事没做完,要回书房。”
  
      说完,靳通政转过身,一阵风似的,快步走了。
  
      他不能再呆在这里,如果再呆在这里,或许他真会伸出手,掐死相氏。
  
      “相公!”相氏追了几步,直追到房门口,看着靳通政远去的背影,发了好一会儿的呆。
  
      “我是不是不应该说出来?”相氏后知后觉的想道。
  
      这天之后,一连五六日,靳通政回家后先往隆庆大长公主房里问过安,之后便往书房去,绝迹不到相氏房中。“他以前虽冷淡我,却不至于到这个地步。”相氏心凉凉的,手脚也凉凉的。
  
      她煞费苦心的命人往书房递了写在五色金笺上的诗句,诗句中满含深情。她也差侍女往书房一趟又一趟的送着茶水、点心,表示她对靳通政的温柔体贴。但是,她示好之后,靳通政毫无反应。
  
      靳通政怎么可能因为几首诗、因为茶水点心就原谅她呢?安儿的终身幸福,小阿昭快乐的童年,都因为她受了影响。当然,小阿昭不至于因为不能到宫里上幼儿园就不开心,她还小呢,不懂事,不知道攀比,可对于靳通政来说,不能给小阿昭最好的,让他心痛,让他不甘。
  
      靳通政近年来已经和女婿陈凌云很谈的来了。不为别的,就因为他俩都把小阿昭疼到了骨子里,愿意倾其所有,给小阿昭最好的一切。
  
      相氏百般讨好靳通政都没效果,又是羞又是气的,病倒了。
  
      “我好好的,你不来看我。我病倒了,难道你还不来看我?”相氏是这么想的。
  
      她和靳通政一直是恩爱的,直到安儿长大议亲的时候才有了龃龉。相氏不信,自己若是病了,靳通政还会弃她于不顾。
  
      没想到,靳通政这回是真的凉了心,即便相氏病了他也没回来看一眼,非常绝情。
  
      “我病死了,你来不来看我?”相氏非常伤心失望,哭了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