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刻想看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每刻想看小说 > 阿玖 > 第 251 章

第 25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朝中最显赫的人家,是裴家。虽然裴家人如今避嫌,即便入仕,官位也不高,可那是皇后的娘家、皇太子的外家,就算全家人都没实权,也是风光的、令人羡慕的。皇帝陛下五子一女全部出自裴皇后,如无意外,将来皇太子登基,裴家至少还能风光五十年。
  
      朝中最和睦的人家,是裴家。裴家如今是四代同堂,和和乐乐的,这才是真正羡煞人也。裴家的男人俊美温文,性情和善,洁身自好,裴家的女人个个脸色极好,神情愉悦,浑身上下洋溢着幸福和快乐。她们一定是日子过得太美好了,才会时时刻刻,眼角眉梢,都是舒心笑意。裴家的女人和京城的贵妇们相比,贵妇们是生活在人间,裴家女人是生活在天堂——
  
      这样的人家向我求婚了,只要父母点点头,婚事便成了!我也可以成为裴家媳妇中的一员,和她们一样,过着公婆慈爱夫婿体贴的美好日子,快活似神仙……可是,爹和娘居然拒绝了,他们居然拒绝了!
  
      安儿的心情从震惊,到哀伤,到沉痛,最后愤怒起来。为什么?裴琳是当时京城少年郎之中家世最好、人品最好、人才最好的,这样的如意郎君,为什么问都不问我一声,要丝毫不留回旋余地的拒绝?!
  
      “爹,我一直以为你是真心疼爱我的,谁知并不是……”安儿泪水流了满脸。
  
      相氏早已让她伤透了心,故此相氏的所作所为摆在她面前,她倒没什么感觉了。反倒是靳通政,原来一直以为他对女儿是无微不至的关怀,这会儿知道他拒绝裴家的求婚,安儿才是接受不了。
  
      安儿伏在书案上,失声痛哭。
  
      什么都靠不住,谁都靠不住。小时候好好的,长大之后先是亲娘一而再再而三的给泼冷水、使绊子,然后,亲爹也变了脸,不再慈爱。亲爹娘都这样,别人就更别提了。刚成亲时还觉得陈凌云是个好人、好丈夫,可是不久之后便有一个尼姑打扮的中年女人站在自己面前,一向温柔体贴的他竟要逼着自己认婆婆……虽然后来没有得逞,可是这样的伤害,一辈子也忘不掉,永远也忘不掉。
  
      父母、丈夫,没有一个信得过,没有一个靠得住。
  
      安儿哭得肝肠寸断,天昏地暗。
  
      安儿一哭,书房里的小厮、丫头都是大吃一惊,小声商量了两句,小厮匆匆忙忙的去了通政司。大姑奶奶哭成这样,不定是有什么大事呢,一定得报给老爷知道,耽误不得。
  
      安儿不知哭了多久,耳畔响起一个略显惊慌的声音,“安儿,安儿!”
  
      抬起头,面前出现一张焦灼不安的男子面庞,正是她的父亲靳通政。靳通政又是慌张,又是不安,又是心疼,和平时的雍容温雅大不相同。
  
      “看到我哭,你会慌了手脚,会心疼么?”安儿泪眼迷蒙,凄凉的笑了笑,“那么,为什么要替我拒绝那样的幸福?你明明知道,那是世上难得的幸福美满。”
  
      靳通政看到安儿手中的宣纸,脸白了。自己这几晚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索性披衣起床,奋笔疾书,所有的往事都想起来了,都写在了纸上。安儿,她是什么都知道了。
  
      “那是别人的幸福美满,不是你的。”靳通政稳稳心神,温和说道:“女儿,你和他之间横着无数前尘往事,单纯不了。故此,那样的美满,与你无关。”
  
      小厮很有眼色,等靳通政进来之后,便把书房门无声无息的合上了,自己和丫头们避得远远的。
  
      “那样的美满,与你无关”?安儿心中本来就有一股无名怒火,听了靳通政这话,更觉不平,连连冷笑,“前尘往事,和我有什么相干?我和那位伟大了不起的唐阁老根本没有见过面,他再怎么高尚,唐妃再怎么命苦,和我有什么相干?为什么要因为他们,让我受苦!”
  
      安儿胸中郁郁不平之气,快要把她自己折磨垮了。什么唐阁老,什么恩师,我连面都没有见过的一个人,为什么要因为他,连累我和那么美好的一个人擦肩而过?太不公平,太没天理了。
  
      安儿想起那从容镇静、含笑和自己理论争执的翩翩少年,心中说不出的痛。一直以为就是个过客,一直以为他和自己不过吵了两回架而已,再也没有其他的牵扯,谁知他是求过婚的,他竟然是求过婚的……
  
      裴琳的面容,如今安儿已不大记得起来。年代久远,她只依稀记得自己坐在美丽的白玉小车之中,一位俊美男子伸手掀开车帘,一脸愉悦笑意,“妹妹。”
  
      他的笑容,像春风一般温暖和煦……
  
      他被自己训斥之后,轻轻笑了,“姑娘,我虽莽撞,却也情有可原。因为,你乘坐的,是我妹妹的小车。”
  
      虽然是吵架,可并不是脸红脖子粗的,还是很有风度。
  
      他很有风度,他才不会像陈凌云似的,平时好好的,冷不丁儿的弄出来个中年尼姑,逼着自己叫娘……
  
      人的回忆往往便是这么的奇怪,安儿连裴琳的模样也记不大清楚了,可是当年他说过的话,却还一字一字,记得清清楚楚。
  
      如果安儿嫁给陈凌云之后日子一直舒心,或许她不会想起裴琳,或者即便想起裴琳,也不过是眼中闪过丝怅惘,很快就过去了。可是陈凌云伤害过她一回,安儿便对陈凌云有了戒备之心。无人的时候,闲睱的时候,安儿心中忿忿,会朦朦胧胧的想起那温文尔雅的男子。
  
      很多人会像安儿这样,如果婚后很幸福,曾经让自己动心的少年便渐渐淡忘了。若是日子不甚顺心,却会朦胧忆起过往,把他无限的美化,好像自己若是选了他,便会无忧无虑,没有烦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