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刻想看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每刻想看小说 > 一姐 > 病病新书《此婚不候》已经发书啦~~

病病新书《此婚不候》已经发书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江晚闻言,再次抖如筛糠,这双手,是她唯一的骄傲,不能被毁掉啊。
  
  她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求他不要。
  
  可顾霆生永远听不到她的祈求,并且,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心慈手软。
  
  坚硬的虎口猛地收紧,一双脆弱的手腕竟被他硬生生的拧断!
  
  耳边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抽筋错骨的痛瞬间遍布全身,疼的江晚脑仁发白,嘴唇咬出一个血窟窿。
  
  顾霆生见状,憎恶的皱起眉毛,然后一脚踢开江晚,上了座驾,绝尘而去。
  
  密布的雨丝没有停歇的意思,一点一点带走江晚身上的温度。
  
  好冷,真的好冷啊……
  
  江晚如同死尸一般躺在湿冷的雨水里,血越流越多,肚子里的那个小生命,像是在扯着肠子翻滚着,不舍得就这样离开自己的妈妈。
  
  这,就是爱他十年的代价么。
  
  这,就是成为他妻子的报应么。
  
  她,好恨啊!
  
  意识,逐渐变得模糊,她就快要失血过多死了吧,浑身都碎开了,尤其是心脏,再也愈合不起来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远处,似乎有人走了过来。
  
  是顾霆生么?他还会在乎她得死活么?他还是对她有感情的是不是?
  
  然而现实却狠狠摔碎她最后一丝的执念,只听到耳边传来女人刺耳的说话声,语气极其厌恶:“江晚,你以为你和顾霆生结了婚,我就没有办法了吗?妄想用婚姻去绑住一个男人,也未免太愚蠢了,不过,你要不是蠢,怎么会结婚三年没怀上孩子?”
  
  江雨落!
  
  江晚唰的一下睁开了双目,只见江雨落真的就站在她的面前,无名指上,带着那枚还沾着她血的戒指!
  
  他们,就这么……迫不及待了吗!
  
  江雨落见江晚睁开了赤红色的眼睛,心里一惊,没有想到这江晚的生命力这么顽强,果然,是卑贱的命运啊。<>
  
  “江雨落……你的腿!”江晚用尽力气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江雨落闻言,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显,然后跳了两下,踩出水花溅到江晚的脸上,得意的说:“我的腿,没事呀,不仅腿没事,我还告诉你哦,我根本没怀孕,我拿给顾霆生的孕检单,其实是你的!”
  
  什么!江晚闻言,瞪大眼角,眼角刺痛无比,双唇颤抖:“那他……为什么说……”
  
  “你是说那个泡在福尔马林的孩子吗,呵呵,当然是我买通了你医院的人,骗顾霆生的喽,江晚,被自己那么爱戴的导师,那么信任的同事背叛的滋味如何?哈哈!”
  
  “可你怨不得别人,难道你以为光有一片真心,就够了么?你以为,你对顾霆生无怨无悔的付出,他就会买账吗?别傻了!你比我多活了两年,难道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不仅充斥这金钱和欲望,还有……阴谋吗?”
  
  心,如同被插了一刀,江晚咬紧牙关,不让猩红的眼泪落下。
  
  阴谋,原来,只是一场阴谋!
  
  如果,她还有力气重拿手术刀,她一定会将面前的人千刀万剐。
  
  可是她的手……她的手……已经变成残废了!
  
  江雨落垂眼,看着雨中的江晚,浑身早就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明明已经是一副残破的样子,眉眼间却没有一丝丝屈服,不由得怒火中烧。
  
  眼睛狠狠一剜,使了个眼色,一个蛇皮袋便迅速盖下来,把江晚套在了里面,系紧了袋口,扛到了车上。
  
  江晚发出求救声,在袋中用力的挣扎,还未挣扎两下,一记闷棍便打到后脑,江晚再也动弹不了。
  
  只有意识,还对周遭的一切有所感觉,朦朦胧胧的。
  
  她听到江雨落出声催促道:“开快点,找个隐蔽的地方,把她肚子里的孩子取出来泡到福尔马林里,这样,我就不怕顾霆生来查那孩子的dna了!”
  
  “知道了。”一道妇人的声音传来,冷笑一声:“这下,真是解了我的心头之恨,她简直就和她妈一样的该死,女儿,还好你聪明,那老头子要是不翘辫子,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弄死这个小贱人!”
  
  车子停下,江晚被抗下了车子,血,已经染红了蛇皮袋子,面前就是漆黑的山崖,寒冷的狂风,呼呼的钻入骨髓。
  
  江晚被扔到了崖边,江雨落看着蛇皮袋中瘦小的身形,掩唇冷笑:“江晚,谢谢你的让位,告诉你个好消息,我马上就要和霆生结婚了,只可惜,姐姐你不能来参加我的婚礼了呢,因为——死人是没办法参加的!”
  
  话音落下,江雨落咬牙切齿的抬起脚,狠狠一脚将江晚踢下了山崖。
  
  随着江晚的消失,江雨落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笑意,这下,江晚一定必死无疑,那个秘密她永远都不会再知道!
  
  她从此就是名正言顺的江家大小姐,顾霆生的太太。
  
  而顾霆生……也永远不会知道江晚曾经为他放弃了什么……
  
  一辆红色的轿车迅速远去。
  
  漆黑的夜空下,雨,仍在绵绸的下着,像是一张巨大的网,寂静无声。
  
  四周,了无人烟。
  
  只有悬崖边上,残留着一滩猩红的血水,很快,便被雨水给冲刷干净了。
  
  ——————
  
  《此婚不候》:正常的神经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